戴晴專欄:當今中國時代驕子

今年的兩會,熱鬧啊。之所以如此,不在諸般場面人物有了何等樣建言,只因網絡遍布、加之傳統喉舌微微松動,弄得身居政府高位但同時還兼著委員代表的大人物們,不得不暫時收斂一下往日的或霸道、或木然,以面對億萬民眾——哪怕裝嬌憨(倪萍:我冤死了),哪怕玩變臉(湖北省長)。

2010-03-15
Share

雖說代表、委員之遴選並非出自民意,而全部由黨精心簡拔,但單純的人頭撥劃恐怕難於克盡精神攫獲之功。除了“家務勞動須付款”、“多建電影院”、“公款逛世博以提高自身創新能力”等真假腦殘,在今年的代表、委員裡邊,還真有了錚錚漢子,凜然點出如今當政者一味縱容權貴集團對資源、環境與平民的攘奪:一曰地理學家梁季陽;一曰審計署長李金華。

不知梁委員在大、小會上發言幾次。民眾看報上網得知的,是他贏得了五次熱烈鼓掌的發言。他這回說的不是水,盡管中國河湖水系已危在旦夕,盡管他從學生時候就在江河摸爬滾打,對嘉陵江、長江、黃河、塔裡木河……有太多的話要說,但他覺得,比水系還要緊迫的,當是“中國最大謎陣、兩會第一話題”——高房價。

他認為,億萬平民討伐聲中,房價不降反升的最根本原因在“地方政府”,是它們在“或明或暗地‘托市’、‘救市’”。但滿口執政為民,並且直接面對民眾之“維權、泄憤、騷亂”(於建嶸語)的,不正是地方政府麼,何況中央已經將赴京上訪的多寡,直接打進他們榮辱升遷的成績簿。不錯,小民滋事,官兒們很頭疼,但頭疼歸頭疼,但想想堂皇辦公樓、豪華別墅、進口座駕、境外身份、鶯環燕伺、美味珍饈……實在心癢難熬。問題是,錢啊,上哪兒弄錢去?梁季陽在萬人會上給出的數據是:2009年,全國土地出讓金收入超過1.5萬億元。不少城市地方財政進賬的一半靠此“出讓”。

“出讓”?地方政府不是人民委任的辦事班子麼?連自身生計都要靠百姓稅金養活。怎麼一個聽喝辦事的,手裡竟然有土地供其出讓自肥?!至於那土地究竟是憲法規定“國家(全民)所有”的“礦藏、水流、國有的森林、荒地和其他資源”,還是村民世代地契在握但最後被合作化、公社化了的“集體所有土地”,抑或城市居民祖居房屋裡邊的地產,怕是六十年下來,已經亂成一鍋粥。不僅剝奪與被剝奪兩造各有說辭,底下的交易誰看得住?但不管怎麼說,上述三類土地沒有一類屬於地方政府和政府官員。只是到了如今,恰正如梁委員所說,1.5萬億,就這麼到了他們手裡。

誰都知道,僅僅掌控土地是不夠的,關鍵是賣出去、賣個好價兒——這就引出下一個問題,這價誰認?不僅認,還買得起——所謂買得起,當然是第一本來就有錢;第二花出去的錢能翻著倍賺回。誰呢?善查賬的李金華告訴我們:國有壟斷企業;哪兒最好賺?房地產。李金華在會上厲聲問“為什麼那麼多國有企業成了地王?”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作為前審計署長,他知道得比誰都清楚:什麼叫壟斷央企——上游資源獨霸,銀行的錢想拿多少拿多少,法律之上的政策規定隨叫隨到。本來,錢包脹破老總們想玩什麼都行。而不費吹灰之力票子從天降,當然首推操縱股市、房地產。

“出讓”土地的政府官員、高進高出的國企老總,真正當今中國時代驕兒!他們的日子,爽啊!但土地的真正主人(“全民”、農民與城市私房主)就這麼給搶了。大部分人,牙齒打碎合血吞下;以死相抗的,也只落個蚍蜉撼樹、以卵擊石。與圈地造房沒什麼直接關系的民企和小生意人,只見驕子橫行、只覺自家銀根一日緊似一日。面對扶搖直上的房價,他們或許已經品出,有政府共舞、有教授律師護駕,央企對資金的獨攬、占用、榨取、揮霍,正把他們一步步逼入絕境。他們的毫無還手之力,標志了民族最可寶貴的創造力正遭遇致命斫傷——這也是李金華想要告訴我們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