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瞭望》提問陸佑楣(1)

即使由新華社主辦,隨著讀者一天比一天明白,《瞭望》的喉舌味兒終於日趨淡寡。這回對三峽工程大佬陸佑楣的提問,不僅事先做了功課,也在一定程度上破了宣傳干部多年的戒律與自律:大家愛黨愛國,首長您想說什麼,我們黨報記者當然就照您的意思問。

2010-03-29
Share

如果按老章程,倒茶讓座(也許還趕著叫聲“陸老”)之後,本該就陸佑楣最拿手的“水電/火電碳排放巨差”開頭;接著問32台水輪發電機為中華崛起提供的電能;然後就是大壩基底(包括高標號水泥壩體)絕對結實……陸老一定和藹親切給出專業性極高的回答。但此等喬模樣已屬喉舌陳跡,夠格享用的,只剩若干頂級領導。《瞭望》這回就罵聲遍中華的三峽工程所做提問,雖然不至於讓陸佑楣恨得搶他們錄音筆,但該刊代表的,畢竟包括,用《瞭望》自己的話說,“高素質、有影響力且穩定的讀者群”——他們當中相當一部分,當屬於完稅之外,還逐年為“三峽建設基金”送錢,更心疼“從遠古走來、從雪山走來”的長江。於是,《瞭望》的提問,只能是既維護了黨和國家領導的聲譽,也不能讓一心卸責的歷史性責任人陸總太愜意。

《瞭望》提出了哪些問題呢?他們以一個相當客氣、簡直可以說為采訪“熱身”的問題開場:“您最早接觸三峽工程是什麼時候?”陸佑楣說:“1984年”。那年,錢正英通知他“到北京來參與三峽工程的事,當時三峽工程還沒有開工,就讓我先在部裡暫管水電”。
相當輕俏,是不是?這和彭德他們一批政協委員的感覺可是大相徑庭。堅稱“如果因為修大壩而影響長江航運,就要把壩炸掉”前交通部彭副部長認為,1984年是“高壩大庫迷”們綁架最高權力者和決策機構,力爭“早上、大上、快上”、玩它“幾個世界第一”(規模、庫容、發電量、移民……)關鍵一年。他說:“在1984年國務院召開的一次會議上,主上派占了上風,中央領導也表示支持,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事實是,1982年底,雖說三峽工程因鄧小平首肯已成定局,但他那句“我贊成低壩方案。看准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卻讓“高壩大庫迷”們不爽。到了1983年,訪美歸來、認為“中國水電工程設計保守”的錢正英,以及剛剛升任副總理、正做著總理、總書記夢的李鵬,不僅須面對國家計委的低壩方案,還有一系列等著“安排”的上游支流較小電站——這意味著中央手裡有限的錢,不能全讓葛洲壩/三峽工程占了。進入1984年,三峽工程,“這齣排練已久占著舞台的大戲”(李銳語)怎麼上,已經到了刺刀見紅時刻。

錢正英把陸佑楣從寧夏調回。

這年春天,李鵬出面親自上報國務院和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決定成立“國務院三建委”(副總理擔任主任。後來他升任總理,就改為主任須由總理擔任,弄得對三峽工程從無好感的朱镕基不想當也得當);成立“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國家、平民出錢,但由該公司“負責水電站生產經營管理”的“獨立核算經濟實體”。這一巧安排走到今天,傻子都看出來:好處是公司的,出了事國家擔);提出建立特區政府、成立移民局……。更邪門的是,雖然“獲得人大通過”要在八年之後,但從1984年開始,該工程已經開始花“前期經費”(時至1986,已經花掉近八個億),但工程太大,全靠財政撥款行不通,於是決定:“發動全國人民支援三峽工程建設,可從電費加價中提取”。報告之後,緊鑼密鼓地,陸佑楣隨李鵬、宋健、李伯寧等,做了一次從重慶到武漢的三峽工程考察。考察中,交通航運系統人員,對三峽工程將導致中國第一黃金水道因泥沙而礙航,不斷提出警告。可惜的是,所有冷靜務實的意見,在李鵬、錢正英、以及他們之下的驍將(比如陸佑楣)那裡,無暇搭理的呱噪而已。

也是這一年,正擔任第六屆全國政協經濟建設組組長的前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主任孫越崎,覺得“三峽工程作為超世界規模的巨型工程,是經濟建設中的重大課題”,開始看材料、請教專家,開始籌備政協古稀老人為期38天的考察——《瞭望》再“注重挖掘重大的獨家新聞和組織重大主題報道”,也沒有可能采訪並公布他們的見解,因為中宣部有令嚴密封鎖。

這些,向陸欽侃提問的《瞭望》記者,竟然沒有追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