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朱厚澤的故事(2)

在他的《十二個春秋》裡邊,鄧力群道出不少真情,包括真實細節,比如1986年秋天,鄧小平如何正告他這個堅定“左”派,不要在他和陳雲之間擴大分歧和矛盾。可惜的是,精彩細節再多,也難於平衡該書反復嘮叨的一個謊話:我鄧力群只捍衛主義,對地位沒有任何興趣。多次出現在該實錄裡的王震就沒這份虛偽:聊天時,王老對力群說,你這個人不願意做官、清高,是一個大缺點。我就要掌權,就是要權!沒權你什麼事情也辦不了!(p719)

2010-05-24
Share

將胡耀邦拱下台之後,無論就“氣”與“勢”,還是陳雲的鼎力推薦而言,鄧力群幾乎攀到總書記位置,可惜在十三大的差額選舉中敗下陣來——鄧小平本來的打算是賞他進政治局,不料經代表舉手表決,竟連中委候補都沒撈上。

沒當上候補中委,鄧力群依舊留任書記處研究室主任。這可是個最便於高揚主義而對一線干活之戰友挑刺、挑撥外加打小報告的橋頭堡。滿心干大事的胡耀邦真是不勝其煩:必須找個有辦法的人擋一擋:如果說得再透徹一點,那就是,改革改革,不能一腿長一腿短。恰如他那篇一出來就槍斃掉了的文章《四化和改革》所表達:改革,是一切部門、一切單位、一切領域、一切戰線,都要堅決而有秩序地並進的全面改革——朱厚澤在給我講故事的時候稱其為“全面改革的宣言書”。但“橋頭堡”就安在你邊上,晃著一攬子串起來的馬克思、毛澤東外加新出爐的鄧記“當代聖諭”,有人膽敢無視,就給你來一場運動。

正在貴州省委書記任上干得很有生氣的朱厚澤,被當時的一線改革家挑中。胡啟立直飛貴陽,偷飯後散步的空兒對他說,“這次來就一件事啊,告訴你,讓你到中宣部”。朱當即反駁“天下有這樣的事嗎?你從頭數起,中國共產黨裡有我這樣經歷的人做宣傳部長麼?中宣部長,從來要麼本身就是理論家洋學生;要麼資格很老的同志,哪裡輪得上我這樣的人去做?”胡啟立以“新老交替”為由力勸,還亮出延安整風沉痛教訓:“中宣部長這個職位,不能光從寫文章、搞新聞、搞理論的人裡邊挑,要有一點實際工作經驗。”朱厚澤提出老有任仲夷,年輕一點的有項南(他那時不知道,福建省委書記項南,那時正被“橋頭堡”盯牢)。胡啟立以不置一詞堅守。朱厚澤只好硬頂:“請你回去報告,我不合適”。這位突然空降卻絕不許黨委到機場接他的人竟然端出中央大員的架勢:“你准備吧,已經跑不掉了。”朱厚澤最後的掙扎是“如果跑不掉非去不可,那你兼中宣部長,我給你做個副手。”胡啟立笑了:“找個副部長還用大老遠跑到這裡來麼?”

他們怎麼單單挑上他?對此,沒有人明說,包括對朱厚澤本人。作為後人,檢索那一段歷史,我們知道,早在1963年,毛曾說“要准備後事、培養接班人”,批評西南諸省解放這麼多年,本地干部不用,連縣委書記都通通是來自北方——這裡邊其實已經暗含了拆劉少奇台的意思,居然沒有多少人品味出——貴州織金人朱厚澤遂在組織部掛了號。這是一巧。

到了文革結束,派到貴州任一把手的池必卿已經大徹大悟。82年底, “胡耀邦打開僵局 宋任窮全面實施”,中組部宋部長給池打電話:“有個朱厚澤在省委,把他位置往前挪一挪行不行?”池說行啊。宋說挪到你後邊行不行?池說挪到我前邊都可以呀!這又是一巧。而他在中央黨校中青班二期(與胡錦濤同班)表現出的成熟、干練與非同尋常的眼界,更讓校長胡耀邦,班主任李英華,還有專門前來挑選中共高層後備干部的中組部青干局長李銳印像深刻。

面對胡耀邦的兩個“談不攏”的婆婆,還有兩位惹不起的“左王”?朱厚澤講故事的時候說,你問我是怎麼到北京的——就這麼稀裡糊塗硬派去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