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評論:李鵬六四日記看點( 4 )

早在4月24日,對湧上街頭悼念胡耀邦的學生們,李鵬就已給出如下描述:“不是一般的游行,示威,是一場有計劃,有組織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鬥爭”。到了5月下旬,更與“老同志們”有了如下共識: “在根本問題上不能退。要退,就是中國共產黨不執政了”; 陳雲說得更透徹,據《日記》載: “關鍵時刻,不能後退。如果後退,兩千萬革命先烈用人頭換來的社會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會變成資本主義的共和國。”

2010-07-12
Share

問題嚴重到如此程度,豈能不調動野戰部隊,“大軍壓境”,“不惜流血”?但敵人是誰呢,——面對這批身經百戰的無產階級革命家?

在5月27日向中顧委彙報“動亂”的時候,未經詢問,取證,庭辯,審理,李鵬其實已然將“黨與共和國的敵人”開列出來,也即“學生背後(具有國際背景)長胡子的人”。具體有這麼五撥兒:


(1) 趙紫陽(李鵬此時用詞為“總後台”)的秘書鮑彤所領導的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辦公室,包括“受政改室領導的‘三所一會’”;

(2) 戒嚴前夕在薊門飯店開了一個“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後台“精英”們;以及由此延展出的“指揮天安門動亂和暴亂的司令部(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

(3) 方勵之,李淑嫻夫婦;

(4) 對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和平演變”的急先鋒“索羅斯中國改革開放基金會”;

(5) 黨內的自由化分子(“發動人大常委簽名立即召開緊急人大常委會”)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趙紫陽當時還在總書記位置上,鮑彤也還沒有被拘捕;“精英”們到薊門飯店開的那個“愛國”會,其實是在勸說無效之下,大家絕望中想到“與其讓軍隊把學生趕出廣場,不如由老師們把學生綁回學校”(陳子明語);至於索羅斯的“開放基金會”,那是經正式審批後,自1980年代中期就開始了“推進社會開放”的常規活動。比如筆者本人作為申請者就正在做“文革親歷口述史”和“文革認罪書集成”;中央美院教授楊先讓得到一小筆資質正在走黃河。該基金會不僅與89年春天的社會動蕩無關,擔任中方主席的,早在1988年就換成國家安全部於副部長。至於方勵之,胡績偉等——正宗忠勇共產黨人是也。唯一能扯上些干系的李淑嫻,以我的觀察,應屬心理而非政治範疇。

但他們被當敵人,須由裝備了直升機,新型坦克,火箭炮,狙擊手……的正規軍來對付。對付的結果,已故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方法論教授鄒讜做過最精煉的陳述:

黨內的強硬派動用武力重新鞏固了地位,80年代以來新興的公民力量被全面鎮壓,黨內溫和派也被徹底清除,再次上演了‘一方全贏,另一方全輸’的零和博弈。


鄒讜是國民黨堅決反對聯俄容共的“西山會議派”首領人物鄒魯之子。1987年,曾以美中文化交流身份住在北大芍園。記得筆者前往與他做“學者答問”的時候,腦子裡還曾小心眼兒地掠過“不知乃父精神在鄒教授身上有何樣體現”這樣的想頭。 後來,一次次接觸,學問道德崇敬之余,竟然令晚他整整一代,並且在當時還有著中國共產黨黨籍的筆者黯然神傷——為這位說京片子的廣東大浦人時時流露的對故國的摯愛,為他對共產黨改革傾注的厚望,為他感受到剛剛萌生於知識界的普世傾向時的由衷欣喜……無論從情感還是學理,鄒讜都不同意以激進的方式變革社會,但他還是願意用最大的寬容和諒解,看待國民黨和共產黨從事“社會革命”的懇切願望。他認為“在國家生死存亡的時候,一批仁人志士認為只有社會革命才能從根本上克服整個國家,整個社會和各個領域中的危機”。他不肯(或者不忍)把執政者放到個人獨裁的“極權主義”名下,而代之以讀者相當陌生的“全能主義”——以這樣的心懷與期望,他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發生了。當局大開殺戒之後,他大病一場。

友人告訴我,後來,輾轉病榻之際,“風波”中一個個環節逐漸曝光,他最終獲知,在中國當代特有的“全贏”“全輸”兩造間,尚有零星讀書人,肯於將現代協商與妥協精神帶到現場。從徹底失望裡返回,他寫道:

在不到七個星期的時間內,從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四日,中國的事件走完了從動員到鎮壓的前後相接的全程。在每一個暫停時刻,在每一個轉折點,都似乎存在著可以選擇其他途徑的機會。然而,那股希望奇跡般地改變中國的動力,遇到了雖充滿裂痕,但仍不能一下推倒的權力金字塔。從學生和中共領導人兩方面都克制的開端,到悲劇性的結局(老同志執拗地抑止粉碎了英雄模樣天真的年輕人和堅定不移的宿命論者的決心),歷史的兩方面的人來說,都似乎與人的本意背道而馳。當學者回過頭來分析時,如果我們准備用不同於老同志和極端學生的假設去看這場政治博弈的話,每個悲劇性的錯誤都有一個解釋,每個失去了的機會都提供一個可供學習的教訓。


從寫於2003年的《六四日記》看,以個人功業為最高目標的李鵬沒有絲毫的學習精神。他已經“全贏”,更繼續贏下去——只看看此後二十年,他的家人如何借助無人敢於挑戰權勢,對國民共有資財所實施的攫奪。《日記》披露,他曾經親自主持對趙紫陽兩個兒子的調查。此大贏家敢不敢請求組織查查他的家人,哪怕僅僅把他李家的收入公示一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