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米奇尼克到北京(2)

理念相近但各自單打獨鬥的散人們,聚集到米奇尼克下榻的旅舍。以我有限的觀察,本來,這回最該近距離和老米傾心交流,也即所謂最為“對路子”的戰友,當屬“50後”的陳子明和“70後”的許志永——他們雖然中國土生土長,但反專制的熱誠、堅忍與耐性,以及偶然失手之後的不氣餒,皆具米風。

2010-07-26
Share

無奈陳子明直到今天仍屬禁忌——雖然他已經服完十七年冤刑,近期還有作品問世;許志永到會,但從頭到尾都在“織圍脖”——也就是現場發播 “zhiyongxu 公民社會現場報道” ——不但沒功夫發言,連緊挨著坐在他左手、從他一落難就心疼加擔憂的筆者,竟然沒機會說句問候話。

余下的幾位剛好將一間小會議室填滿。按照他們那天對米奇尼克的提問,大致有這麼幾類:一是對蘇俄、東歐素有研究,比如秦暉(奇怪更專注於該領域的太座金雁教授沒到場)。他一句客套話沒有,上來就問格但斯克船廠,想知道這家為波蘭轉型做出大貢獻的革命元老究竟落入誰手,從而引申到政權和私有化的關聯。

這問題太大兼太深,絕對不是80後的小翻譯招架得了的。老米的解說還沒到酣處,秦暉又從前捷克重型機械廠和它的中國“變身”沈陽中捷友誼機械廠的不同經歷和了局,將問題引到對轉型過程成本的考量——專制者一手遮天的老套看上去很奏效呀。老米能和他細細辨析的東西太多了,無奈限於時間,兩邊都沒有充分發揮。

另一類是奮戰經年,覺得抗爭過程的雷同細節大家已是心有靈犀不言而喻,見一次老米不易,更願意在宏遠大背景上了解東歐戰友的視角。

徐友漁想知道,既然當時給波共撐腰的蘇聯已經不復存在,怎麼直到今天,實現了民主化的波蘭,怎麼依舊將眼下俄國的主政者視為敵人。

梁曉燕憂心“崛起的中國”殺到世界大玩“文化擴張”。她問老米,東歐知識分子是否敏感到由此可能引發的世界規則改變(這顯然是中共的理想),對此難道沒有憂慮?

對徐友漁所問,米奇尼克反應激烈:在他眼裡,普京的俄羅斯可說是克格勃當政,在他們那裡,民主派要走的路長著呢。至於曉燕說的中國軟實力擴張,他雖然不無尖刻地說:北京體制、中國官員“成功掌控一切”,正讓俄國當局“從羨慕到嫉妒”,但對她點出的告誡,好像根本沒感覺。

另一類參會者基本是伏身草根的實踐家。張大軍和郭玉閃就他們近年來不曾中斷的社會實踐連續提問。張大軍想知道在波蘭,知識界和工人的訴求如何互動,還有,到了政治轉型實現之後,這兩大股力量會是怎樣的關系。郭玉閃對“究竟什麼因素使得波蘭共產黨竟然願意放棄暴力、放棄專制”最感興趣,難道他們有什麼特別之處?這位從念碩士就不甘“醬”在書齋的民間機構領袖,還就如今時時困擾著他的“覺得最難的是反對派裡邊各色人等(包括組織)的合作”就教於老米。他想知道這位瓦文薩顧問在自己的經歷裡,如何處理各方的合作。

聽到他倆的提問,我覺得,如果對“傳知行”這些年來推出的一個又一個公民轉型論壇、出版的一本又一本書刊(只爭取到“內部交流”。最近的一本《一種更加強大的力量——非暴力抗爭一百年》正放在大軍的後備箱裡准備發放)、派員奔赴一線參與的一個又一個案例、聯絡的全國上下各種出自訴求的弱勢平民……已及警察沒完沒了地找他們“喝茶”再“喝茶”、捉放又捉放,老米若沒有基本了解,是很難感受到中國新生代戰士提問的緊迫和份量的。我沒有舉手就打斷進程,告訴老米這批理想青年如何每時每刻都在做著的目標宏遠的節制抗爭——主席崔衛平也沒有生我的氣。

另外兩名實踐者,一是親歷香港近代化與現代化、不停地環游世界尋找中華精神歸宿的小說家陳冠中。他的問題聽似和緩,其實正是梁曉燕問題一個錢幣的兩面:波蘭知識份子如何看待以極強的生命力、帶著19-20世紀中國全部屈辱/反抗;驕傲/逆來順受;勤勉/狡猾,突進到世界的中國非法合法、貧困暴富、扎根或四處流竄的源源不斷的移民。可惜米奇尼克對他的提問基本沒聽懂。另一個是剛從假疫苗受害者一線返回的郭於華。她的問題簡直像是無告的悲情訴說:在我們這個貪官酷吏橫行、已然處於“審惡疲勞”的今天,你想建設公民社會麼——那他盤剝誰去?執政黨對民間訴求的唯一應對就是增強控制:你讓一步,親愛的黨反而什麼都不給了——此情此景,如何運用協商/妥協理念?

這就是與米奇尼克的見面。之所以不厭其煩地將那天提問如實轉述,只想說,“在人民完全無權參加政府事務的國家中”,並非人人“變成冷血”(孟德斯鳩語),以及,這批七零八落的參會者處境的艱難。當然,就算不提“協商瓦解共產”,只說“協商部分瓦解專制”,波蘭的米奇尼克之心路,也是今天沮喪疲憊的北京抗爭者們樂於與聞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