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黨史資料搶救?

近日來,網上熱傳一篇文字:《原中顧委委員周惠談李銳與廬山會議》。其來源,多轉自“人民網.強國論壇”的一個貼子,文章屬名:作者張傑。此張傑顯然不是那個“唱《北鬥星的愛》而震撼全場”如今正鬧情感危機的歌手,估計也不是人民大學那兩位,他們一個研究精神衛生;一個研究金融。編《老照片》的張傑更不可能,因為他已經向朋友表達了他的氣憤:居然有人把他當成那個作者!

2009-11-23
Share

讓我權且將這個帖子的作者稱為“沒面目.張傑”(暫借《水滸傳》好漢焦挺諢號)。他的這篇帖子從介紹周惠開始:何時生、何時參加革命、何時入黨,以及自1952年起先後擔任的職務。特別濃墨重筆了1959年,在著名的“廬山會議”上,周如何卷入了“彭、黃、張、周反黨集團”的旋渦,以及1977年復出後擔任內蒙第一書記的時候,怎麼推動聯產承包責任制。

“沒面目.張傑”認為歷史對周惠不公。一是現在談及當年的農村改革,人們只知道有萬裡,不知道有周惠;二是引用了周惠對作家權延赤說過的那句話:“其實廬山會議上被揪出的‘反黨集團’,不應該叫‘彭、黃、張、周’,而應該叫‘彭、黃、張、周、周’——他在該次會議上受到的打擊是很重的,後來治黨史的人,往往都低估了他在廬山會議反對左傾錯誤的作用。”

但此“沒面目.張傑”據何相信周惠此一家之說呢?原來,據他說,“1990年代中,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曾經啟動過一項黨史資料搶救工程,即派出工作人員采訪那些經歷過黨史上重大歷史事件的重要當事人”, 而“周惠與廬山會議,正是此‘黨史資料搶救工程’的對像之一。”

據筆者所知,黨史資料的征集得到特別重視,始於“全體黨員、全國人民”都覺得應該將“顛倒了的歷史重新顛倒過來”的那個“撥亂反正”黃金時期。1980年1月,“中央黨史委員會”(成員為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胡耀邦等)組建,“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隨即成立:收集、整理、鑒別、核實和交流黨史資料,以期搞清黨史上的重大問題。到了此張傑所說“1990年代中”,征集成果已經以《中共黨史資料》的形式出版了約50輯——張文所指的“不在當事人生前公開”的高度機密“搶救”,是否屬於同一機構的同一工作,還是另有高人,我不好下結論,但是要想搞清,並不困難,只需“沒面目•張傑”將提供資料的人,這個人的工作單位公布於眾,便可明了。

很多人相信“沒面目.張傑”文非憑空捏造,一位南方的朋友就好心地給李銳女兒李南央發電郵,希望她能寫文澄清,因為據他說“此間一位著名歷史學家就認為此文基本屬實”。基本屬實麼?看“強國論壇”張文,其采用的形式是一名研究者與周惠的一問一答,很像那麼回是。但是有基本史學訓練的人都會問上一句:此張傑得到的信息,根據速記還是錄音?原始資料保存於何處?誰人可以接觸、調閱並撰文引用?張是如何得到這份“搶救”資料的?提問者為誰——張傑本人?為周惠做過傳的作家權延赤?還是胡喬木、胡繩曾經擔任過主任,而後由馮文彬、廖蓋隆接任的正牌黨辦機構在冊人員——都不給出說明。莫非也屬如今大當其道的“戲說”?當然,或許“沒面目.張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知道道出實情,有“泄露國家機密”隨後失去自由之險,而隱去面目來點聳人聽聞的,貼到牛哄哄網頁,供 “著名”、“資深”有面目者大義凜然一通,豈不坐收漁利?

但我還是想跟“沒面目.張傑”較較真。該項據他所說的重大“搶救”,只征集、存檔,以決不在事件涉及的當事人生前公開為條件,換取當事人如實敘述自己的經歷——這很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那個“口述歷史”機構所持的原則。中共黨員從來講究自律、修養,外加黨的紀律,似乎未見黨史征集的某項工程明確標出過這樣的規矩。而心胸坦蕩者,如張文所記的李銳和他的女兒李南央,在他們著文講述親歷的人和事的時候(如《廬山會議實錄》、如《我有這樣一個母親》),不僅撰文人自己活著,書中所涉當事人也活著。用李南央的話說,這就是“就是要在我媽和鄧力群在世時寫,任憑如何挨罵,沒人能說‘李南央騙人’。”

張文所指“重要當事人”周惠已於2004年11月18日在北京逝世。於是,照張告訴我們的那個原則,公布了周惠的“如實敘述”:廬山會議開成這個樣子,李銳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在主席23日對他們做了棒喝、在他們五人的發牢騷聚會被偶然撞上的羅瑞卿立即上報之後,李銳自作聰明,捅了第一個大漏子:給主席寫信撒謊;而在謊話被戳穿之後再寫信,承認蓄意“欺騙主席”,以及自己同黃克誠、周小舟、周惠有湖南宗派關系。然後就是“夜闖美廬”了。這次“夜闖”,據張文裡邊的周惠說,“李銳跪在主席床前,檢舉揭發‘軍事俱樂部’問題”,接著爆出重料:“李銳究竟還跟主席說了些什麼,也許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道,說不定就成了千古之謎了。”張文中的周惠接著給出自己的歷史性評價:“李銳當年剛42歲,很有才華,又受主席賞識,上廬山時簡直意氣風發,他也自認有總理之才,自我期許要在五十歲之前當上總理”!

一時間,“倒在了周惠的槍口下的政治小醜”、“卑鄙無恥的政治流氓人品”、“首鼠兩端狡黠地對權威力量有意識地借助”……朝李銳頭上傾來;對周惠,除了揭出他1957年反右、1959年廬山會議之後的老底,更稱他 “這丫老不識羞,以前都沒聽說過,現在不知道從那個旮旯裡鑽出來罵人了。”——都把張文的爆料當成重磅炸彈。

周惠不在了,可李銳還活著。筆者抓起電話打到李家,直接向93歲老叟本人打問——該文亮出的周惠所言到底怎麼回事?聽覺有些許障礙,但頭腦敏捷、聲音洪亮的李銳立即朗聲說:你知道惠浴宇(周惠之兄)吧?他的孫女、還有周惠的兒子,都已經鄭重轉告我:周惠生前絕對沒有過這樣的答問談話。

玩笑開得太大了點吧?這回更得好好找找“張傑同志”是哪方神聖了。“人民網.強國論壇”非同小可。君不見,在人家網頁的頁眉上閃爍著的代言人是笑容可掬的胡哥——外加他“作客人民網”的片羽綸音(已經被強國論壇當廣告詞用起來):“人民網強國論壇是我上網必選的網站之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Anonymous says:
2009/11/23 05:16

。胡哥哥上强国论坛。。。在自己的被窝里打飞机。有种 来twitter开账户啊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