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沒面目.張傑(續)

強國版主或許覺得這回逮住了李銳小辮:《史料搶救問答》抖出的包袱,即所謂文革時期最為流行的“親密戰友大殺回馬槍”,無疑給抹黑毛主席建國大業者一記響亮耳光。可惜意圖雖合當今主旋律,卻敗在攥包袱者有限的經歷與閱讀:“沒面目•張好漢”對毛澤東的起居、會客,包括被嚴密警衛的基本規矩,都太過生疏。其水准,也就湊合擠進如今正當紅的“戲說”行列。

2009-12-07
Share

比如“周小舟托孤”。讀過《實錄》的人一定看出這是張傑弄錯了時間:周小舟見周惠,本在8月6日,即全體登山高干無人不敢不響應毛澤東動員,集中火力揭批“軍事俱樂部”之後。此舉擊碎了周小舟對毛全部敬仰與情感。作為當時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他感到“再也不能回去工作”了,遂向他班底中的周惠(省委書記)交代工作並托付家小。“沒面目.張傑”把它推後五天,變成8月11日受到李銳檢討的刺激,才會如此悲憤交加,向摯友(張傑筆下的周惠)吐真言。

再比如“夜闖美廬”。

“上”(即毛主席他老人家)不召見,誰有膽子“私闖”?就算左右橫直借它一百個“膽”,又“闖”得進去麼?再登江西之山(雖說廬山而非井岡山),難免舊情萌動。召幸下賀子珍,嚇傻了多少親隨?李銳在“實錄”裡曾記述彭德懷發過的牢騷:過去在井岡山,進了門就掀老毛的被子,現在連面都見不到了——這是不是有點像朱元璋、洪秀全一干人的起事和登基——若非說“闖”,據已披露史料,似乎只有正室夫人鬧過一回——那次,江青覺得如若不闖前功盡棄。果然“闖”後老毛下了決心提前“倒林”(這已是又一個重大的廬山會議故事)。後來張玉鳳晉身,江青更沒了“闖”的份兒和“闖”的膽。要見夫君,得放下身段懇求這位環伺左右的“生活秘書”。“沒面目好漢”接著又編出毛澤東把李銳“夜闖下跪”告訴田家英,田家英再告訴周小舟,而一貶到底的周小舟,居然對下廬山之後即成為新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之紅人、並且依舊當著書記的周惠,也毫無芥蒂地耳語密告——還以為是鄆哥、王婆、武大郎哪?

話說到這裡,問題於是變成:“txlr/強國網”為什麼要這麼干?如果細細品味這篇《史料搶救答問》,我們不難發現,雖然已經過了半個世紀,雖然此後中國又經歷了既無天災也無戰事下的大飢荒、經歷了林彪的持槍造神、經歷了早把橫眉變娥眉,也難免輾轉口號下死的文化大革命——那可是無論秦皇漢武唐宗宋祖都沒有抖到如此程度的群體性淫威啊——生動地游走在“沒面目.張傑”文字裡的,仍舊融進血液裡、顫抖在閃念之上的犯上攝下、板蕩誠臣、賢君擇臣賢臣擇主……。李銳在工業領域的經驗和見識,是無關緊要的。他在“同志們”心目中,如果有什麼特別,只是“可以直接給主席寫信反映情況,相當於‘密折專奏’,可以‘通天’”。李銳給毛寫信撒謊,以掩護他人,在張傑心目裡,也是“要滅門的”“欺君之罪,天地不容”。而李銳對周惠解釋為什麼要對老毛臣服,也變成歷代帝王治世口訣“殺降不武”。

現代忠君高潮現於“確實存在‘軍事俱樂部’,7月23號晚上他們也不是單純的去發牢騷,而是去訂立攻守同盟”!李銳痛哭下跪當時,“究竟還跟主席說了些什麼,也許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道,說不定就成了千古之謎了。”結論:“在廬山上,李銳很活躍,也捅了不少婁子”;“廬山會議開成這個樣子,李銳要負很大的責任”。

毛澤東呢?康生林彪、柯慶施李井泉輩呢?實權在握但慄慄自危劉周彭羅們呢?把廬山會議的責任往李銳身上推,難道為了給“打江山的無產階級前輩”卸罪責?這正是,即使張傑沒面目,而且放膽精心瞎編,我們也必須認真對待的緣故。

如果不同意李銳,無論是三峽工程,還是毛澤東功績,都可以堂堂正正據實發文論辯。無中生有的人身攻擊,別說“沒面目.張傑”,哪怕出自吳冷西那樣的老資格,恐怕也只能自現猥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