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評論:是贊比亞的報紙,還是北京的傳聲筒?

上次節目中我們談到中國在贊比亞的企業和當地工人發生勞資糾紛,贊比亞工人舉行罷工和示威的情況。和很多非洲國家政府一樣,贊比亞政府站在中國資方,鎮壓自己國家的工人。因此,贊比亞如今是中國在非洲投資很大、關系密切,但在普通人心目中形像並不佳的國家之一,和中國的經濟關系因此也成為贊比亞的執政黨在選舉中的沉重負擔。

2009-11-19
Share

但贊比亞同時又是一個民主國家,和中國相比,它的報刊是獨立的,不受單一的政治力量左右,各種觀點和政治勢力,包括外國的影響都可以在這裡有立足之地,這就給中國方面打造自己的形像創造了條件。根據兩位法國記者最近出版的《中國的非洲--沿著北京在非洲的擴張之路考察》一書介紹,贊比亞最大的報刊“郵報”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了新華社的傳聲筒。例如,2008年6月9日的“郵報”在第9版刊登了長篇評論,題目是“達賴喇嘛為什麼感到絕望?”。評論譴責達賴喇嘛要復辟農奴制,分裂中國,逆歷史潮流而動,整個觀點、角度和語言口吻不像是出自任何贊比亞人之手,和贊比亞的現實更無關聯,完全像是從中國報刊上移植過來的大批判文章。

同一期的這家報紙還轉載了來自新華社的消息,多達29條。就在那篇大批判文章的同一版上,有一條報道贊揚中國在世界範圍內為可持續發展發揮的帶頭作用。整個第12版都用來報道中國四川的地震,報道說中國人在地震後更懂得珍惜生活,公共利益和集體觀念大大增強,對政府在救災中的表現非常滿意,讀了這些報道,給人的印像是地震“畢竟不完全是壞事”,它使得中國人“對生活的態度更充滿了哲理”。就這樣,中國官方“壞事變好事”的“辯證法”甚至傳播到了非洲。

相反,在新華社提供的有關西方的消息中讀者看到的是和一個健康向上的中國完全相反的圖景。例如新華社的一條消息詳細報道了美國賓州一個坐輪椅的殘疾人去取款機取錢,卻遭到了搶劫的遭遇。

這兩位法國記者說,至少在他們當時所看到的贊比亞“郵報”上,幾乎沒有世界上其他有影響的媒體的報道和評論,中國新華社的消息不但被當作是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消息來源,給人的感覺是整個世界地理發生了扭曲,中國成了贊比亞的近鄰,所以這家號稱贊比亞最大的獨立報刊的視角完全像是來自北京而不是非洲。

這兩位法國記者就此產生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聯想。他們說,美國作家阿瑟 米勒有一句名言:一家好的報紙就像是一個國家在自說自話。如果米勒是對的,那麼郵報就是一家糟糕透頂的報紙,因為它完全離開了非洲,來到了遙遠的東方,不再自說自話,用的是中國的語氣。然而,對於中國在海外的“形像工程”來說,這樣病態的報刊不正是一個得力的傳聲筒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