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从改革全面倒退

2018-02-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最近,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的许章润教授发出了「保卫改革开放」的呐喊。他非常失望地写到,本来期待中国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在「最后收束时段,踢出临门一脚」,「却没想不进则退。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著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不期然间,均同时出现。犹有甚者,文革势力沈渣泛起,从怀念那个扭曲时代的审丑起步,已到公然否定改革开放的地步。实际上,不惟难见进一步改革开放,而且,政道理念与治道策术方面多有倒退之迹」。

许教授对中国的现状所表达的失望和愤怒,在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众中引起了共鸣。当然,即便是在基本肯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那一场改革的中国人中间,对它的性质和结果也是有分歧的。有人认爲,那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缺位的经济改革,因而是一场注定走不远的跛脚改革;也有的人认爲,仅就经济体制改革本身而言,那场改革也是不彻底的。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同意,那场文革后痛定思痛的改革的方向是对的,那就是,政治思想上无所不包的全能集权体制的逐渐式微;经济上从计划控制向市场方向演化。

现在中国的问题是,中国执政党及其领导人正在越来越公开地逆转上述改革方向,但是他们却仍然称自己的所作所爲是「继续改革」。改革成了一个盛放杂物的箩筐,里面的东西包罗万象,从行政措施的改变,到政府对社会控制方式的加强,甚至是沉滓泛起的个人迷信等等,都进了改革的大篮子。实际上,中国的执政党一方面享受著上一次改革带来的利益、尤其是那场改革带动的经济增长给政府口袋里带来的财政实力,另一方面站在改革以前的旧官僚体制的立场上清算改革,扼杀改革。

他们对改革的清算和扼杀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思想上,他们正在对思想解放运动进行全面否定,重新进行严密的思想控制。他们的主要做法是再次人爲地制造一个无所不能的「教主」,并且逼迫全中国人民去信奉这个「教主」。近几年来,官方媒体对执政党领袖的肉麻吹捧,以国家机器的力量要求执政党的成员对领袖绝对忠诚,以纪律甚至国家法律来惩罚那些敢于「妄议中央」不服从领袖的个人,这些都使应该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仿佛再次倒退到文化革命那个荒谬黑暗的时代,甚至回到了残酷压制不同见解的中世纪。

政治上,他们正在从上一次改革开啓的政治进步进程,即党政分开、扩大民主、提倡法治、并且营造开放的公民社会等大踏步倒退,正在重新建立一个执政党可以淩驾于法律之上、任意干预司法过程、干预公民自由的威权政治体制。阶级斗争重新取代和平共处,以集体和国家的权力压制个人权利成爲常态,利用行政手段对大学教师、律师、出版者等公共知识分子进行政治控制。这些做法完全是向斯大林-毛泽东式的极权政治的快速回归,与上一轮改革所提倡的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和相对文明的政治制度完全背道而驰。

经济上,完全放弃了政企分开的原则,政府正在以越来越大的力度频繁的对市场和企业进行干扰和干预,政府的行政决定日益取代市场上分散的价格等决策,国家的无效投资正在挤压民间有效投资,政府和国有企业名正言顺地侵占私营经济的领域和利益,甚至发展到可以任意剥夺私人企业主的财産,共産党作爲一个政治组织,堂而皇之地宣称要成爲私营企业甚至外资企业的领导力量。也正因爲如此,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六年之后,世界上没有一个主要的经济体承认中国已经成爲市场经济国家,应该享受市场经济地位。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