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政府在华为事件中表现出的黑色幽默

2019-03-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当地时间三月一日(上周五),在加拿大面临引渡聆讯的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状告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局和皇家警察,指责加拿大警方在去年十二月初在宣布引渡逮捕前,对她先行拘捕三个小时,进行问话和搜查她随身携带的电子装置,称此举严重危害了她的宪法权利。不少人认为,孟晚舟的律师团队的法律行动将使得即将进行的引渡聆讯过程拖延更长时间。

几天之后,华为公司在深圳总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已经在美国德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美国政府和国会通过的「2019国防授权法案」违宪,因为该法案的一项条款禁止联邦机构使用中国公司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电信设备,美国政府也据此禁止任何与美国政府有商业往来的企业使用华为或者中兴通讯的技术。

近日里华为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政府和相关部门突然提起诉讼的高调行为,与孟晚舟刚刚被逮捕时该公司所发表的非常低调的声明形成了鲜明对比。与此同时,华为创办人和控制者、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从一月份开始,接受了一系列的媒体采访,他的讲话也经历了一个明显的从温和到激烈的转变,先是表明相信加、美的法治,甚至大力赞扬特朗普总统,到最后则是指责对方的霸道和不讲理。

从孟晚舟事件的发生到现在,华为的立场明显地展示了一个不断向中国政府的立场看齐的轨迹。不仅如此,在华为采取法律行动之后,中国政府从外交部发言人到外交部长王毅本人都第一时间高调出来表示支持和鼓励。在一个中央政府掌控一切的国度,在中美关系十分微妙的时刻,没有政府甚至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支持甚至批准,很难想像华为能有此作为。

中国的公司和个人状告主要的西方国家政府,这个现象十分有趣。在中国,公司状告政府的案例极为少见,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中国的国有企业与政府的公共部门、以及所有的立法和司法机关,都是执政党领导的,他们之间的问题只需要在执政党内部解决,由党说了算。至于社会地位低下的私有企业,更鲜有胆量与政府对簿公堂的,因为与执政党和政府作对,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

即使是著名的外国企业,在中国遭遇到歧视的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他们知道,在中国,法院和政府实际上是一家。民告官,且不谈你无法赢得官司,即使想得到法院的受理也是一种奢望。至于普通的中国民众,那就更没有地方与政府说理了,那些试图运用法律武器帮助弱势群体,反对政府侵犯公民、私有企业合法权利的律师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都遭受到拘禁和其他形式的迫害。

一个政府统治市场、官员控制民间的极权国家的政府,全力打压国内一切与政府和执政党不一致的言论和行动,却高调支持自己的企业和国民去控告民主国家的政府,一个公开声称绝不实行宪政和司法独立的政权,却大言不惭地指责民主国家的政府和司法部门违反公民的宪法权利和司法独立,而且他们在这样说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违和感,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绝顶的黑色幽默。

在这个看似黑色幽默的现象背后,却提出了一个令人无法回避的严肃问题。那就是民主国家与极权国家的博弈有著极度的不均衡状态:极权国家可以充分利用所有文明法治为公民所提供的权利,同时却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蛮横无理地拒绝本国人民和外国企业及个人的任何权利,这样的博弈,无疑会在短期内为极权势力带来巨大的便宜;民主国家在应对这些无理的流氓政权时,则不得不付出巨大的成本。对这一现象,民主国家需要寻找有效的对策。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