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毛泽东的一九七一和习近平的二零一八

2018-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九七一年见证了毛泽东政治生涯的最后一个转折:从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者变成一个弱不经风的病人。就在那一年之前不久,毛泽东刚刚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政治险招击败了自己的对手刘少奇,使自己达到了政治权力和个人声望的顶峰。将毛从顶峰推下深谷的正是他在文化革命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林彪。林彪是毛泽东的政治盟友,他曾经帮助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并且帮助毛泽东清除了以刘少奇为首的党内反对力量。林彪与毛泽东的决裂和他在一九七一年九月的出走敲响了毛泽东发动的文化革命的丧钟,也敲响了毛泽东的政治丧钟。

习近平在二零一八年的政治处境与毛泽东在一九七一的处境十分相似。在去年刚刚召开的十九大上,习近平达到了他的政治权力顶峰,他排除阻力,快速攀爬上了党中央的核心的宝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思想写进了党章;他还借助王岐山的帮助,清除了一大批潜在的政治反对者,并且公开放肆地在党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的所有重要岗位上安插了向他输诚的政治投机者;他还纵容鼓励了这帮无能的投机分子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对他的个人崇拜。所有这些,都使得他成为在权力集中程度上仅次于毛泽东的中国执政党领导人。

但是,二零一八年似乎正在成为习近平从顶峰跌落的转折年份。如果说对毛泽东的打击来自于他自己的亲密战友,那么对习近平致命的一击却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那就是中国最强大的意识形态、地缘政治、经济利益的竞争者美国。在许多中国人和习近平的党内同志眼中,习近平追求个人虚荣的狂妄行径引来了美国和西方的警惕和报复,他提前引发了的中美贸易战和全面对抗正在将中国置于一个十分困难的境地,现在的中国,无论是知识精英、还是社会精英、抑或政治精英,都将中国的困境看作是习近平的个人困境,采取了袖手旁观甚至乐观其囧的立场。

毛泽东从一九七一年开始的政治跌落过程经历了五年的时间,期间经历了他与党内政治官僚系统的妥协,以及新一轮的决裂,最终是他自己自然生命的消失完结了他的统治。而习近平则恐怕没有毛泽东那么幸运。这是因为习的政治根基远不如毛泽东那么深厚,也是因为习的政治眼光和手段远不如毛泽东那么老练。习近平是被共产党的极权体制抱养成长的,这个体制的逆向淘汰是由这个制度的本质决定的。习近平在「潜底」过程中的无所作为是他能够走上政治高位的原因,也是他最终不堪一击的原因。正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习近平唯一比毛泽东幸运的地方是,在目前的共产党内,他的所有的潜在的政治对手也与他有著类似的成长经历,因此他没有强劲的政治对手。例如,团派的李克强也是被这个体制养大的,也是一个既缺乏历史远见也缺乏政治勇气的领导人。习的对手不够强劲,他的跟从者也是十分无能。面对美国的强大贸易、政治压力,举目四望,习近平根本找不到一个真正能为他分忧的政治盟友。如果说,对手的无能给了习近平苟延残喘的机会,而手下的无能则会让其在内外交困中束手无策,等待死亡。

虽然习近平从高位跌落到谷底的过程需要多长时间还无法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跌落速度一定比毛泽东更快,而且他一定会拉上信奉极权制度的中国执政党为他的政治消亡作为陪葬。如果说,毛泽东身后的中国执政党内的官僚集团还能够通过改革和开放重振旗鼓,习近平之后的中国官僚集团已经不具备那样的机会了。因为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执政党已经将自己最贪婪、最狰狞、最愚蠢的面目在中国民众和全世界面前展露无遗,中国的进步力量不会再给他们另一次机会,世界上其他的进步力量也不会再给他们另一次机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