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鐳射革命」和走向信用破產的香港警察

2019-08-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紛亂的香港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出現一個、甚至多個新的衝突熱點。最新的熱點是所謂的「鐳射革命」。周二(6日)晚間,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鴨寮街近北河街一帶被5名休班警察截停搜查,發現其身帶10支鐳射筆。因為在近來的示威活動中有人用鐳射筆照射警察,所以警察稱這些為「鐳射槍」,是進攻性武器,隨即以涉嫌持有攻擊性武器將方仲賢拘捕。而支持方仲賢的大學學者和學生們則稱之為「鐳射觀星筆」,指其是觀測天文星系的科學工具。

在拘捕方仲賢的過程中,從YouTube放送的現場視頻看,一位警察用食指扼住方仲賢的頸部氣管部位,方跌坐在地,被趕來的救護車送往醫院,目前仍然因為高燒而留院治療。著名的香港影星黃秋生看過視頻之後,在臉書上憤怒斥責警察,他說,「用手指篤個(叉住)學生喉嚨軟骨,唔比佢講嘢(不給他說話)。嗰個氣管位(那個氣管部位)好易死人㗎。個細路做咗乜呀?(這個孩子做了甚麼事呀?)駛唔駛攞命呀?(要不要拿人家的命呀?)」

在拘捕方仲賢的現場,有數百名市民聞訊趕來支援,甚至包圍了深水埗警署,現場氣氛十分緊張;第二天,為了聲援方仲賢,香港大專學界專門發起了在太空館用鐳射觀星筆「觀星」的活動,據說是要向警察「科普」觀星筆功能,當晚太空館附近的梳士巴利道近彌敦道路口擠滿了人潮,天空鐳射交集,「鐳射革命」的呼喊聲響徹維港上空。周四(8日),方仲賢堅持自己無罪,並拒絕取保候查,隨後警察在搜查方仲賢的居所之後,宣布「無條件釋放」方仲賢。

截至本文發稿,事態仍然在發展之中。連日來,方所在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舉行了多場集會抗議和靜坐示威活動,其他高等院校的學生和許多市民則在網上發帖,譴責警察有選擇地專門針對大學生和年輕人採取暴力執法。整個香港,聲援方仲賢的呼聲正日益高漲。警察方面則堅持,方仲賢所購買和持有的「鐳射觀星筆」是「可以用來作為攻擊性武器」,因此他們截查和拘捕方的行動無可厚非,至於對警察當街採取的粗暴行為,警方則未作任何解釋。

在許多人看來,由截查和拘捕方仲賢而引起最新這一輪的示威和抗議熱點反映了香港警察正在面臨的信用危機,自從6月9日示威活動開始以來,警察的一系列表現讓香港人憤怒。先是對示威者近距離使用包括催淚彈、布袋彈在內的一系列危險武器,隨後是與黑社會組織暴力活動之間所表現出的默契和放縱,再加上日益暴力的執法等等,人們認為警察已經淪落為政治工具,而不是維護市民安全的力量。普通市民和警察之間的對立情緒日益加深,衝突也日益加劇。

當然人們也非常擔心警察對違法犯罪活動的隨意定義。回顧「612金鐘衝突事件」,正是警察對示威群眾的「暴亂定義」加深了香港示威抗議暴力程度,警察不顧社會輿論的不滿,無理而且傲慢地公然出面對向市民道歉的政府官員嗆聲,這一系列越權的政治行為進一步加深了市民對「警察治港」的擔心。這一次,警察又自行定義「攻擊性武器」,隨意拘捕公民,這更讓人們感到香港警察濫權的現象已經達到了極限。照此發展,香港法治社會的名聲將喪失殆盡。

人們不難看到,香港警方的肆無忌憚正是由於中央政府和林鄭月娥等對他們的政治縱容和支持,聯想到在鎮壓「佔中活動」中指揮暴力執法的警隊高層在離職退休後迅速得到中央政府的破格提拔,這對於現在的警察高層更具有「利誘」的味道。警察權力的不受制約甚至被肆意放縱是極權社會的一個典型標志。中國大陸本身就是一個警察社會,現在他們正在試圖將這一壓制型的社會形態輸出到香港, 因此香港市民表達出對警察專權的警惕和抗議是完全有道理的。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您的評論 (2)
Share

匿名遊客

是暴乱,不是革命!
是暴乱,不是革命!
是暴乱,不是革命!
真正的革命者,不需要戴口罩,穿黑衣,堂堂正正,铁骨铮铮!

2019-08-22 21:56

Henry Tan

Salinas, California

員警暴力執法不可取,但鐳射筆用來照射人眼會對人造成傷害這是不容忽視的事實。學生將此筆帶到學習和研究場所不會被員警拒絕和逮捕。但如果帶到遊行衝突現場當然會被員警制止。正如菜刀在廚房裡不是兇器,可是你若將其帶到衝突性極高的遊行人群中,警擦發現了就會制止。這是一個道理。

2019-08-22 12:18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