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習近平帶領中國向「文革2.0」加速狂奔

2019-09-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本周二(3日),習近平在2019年秋季學期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干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講話通篇圍繞著「鬥爭」兩個字展開,據有心人統計,「鬥爭」二字在習近平的講話中總共出現了58次。官方的新華社發表的導讀文章更是開宗明義︰「鬥爭是習近平講話的核心關鍵詞」。以如此「好鬥」的姿態發表主旨演講,這如同公開宣示,習近平意欲超過了毛澤東,成為中共歷史上「最好鬥」的領袖。他與提倡「不爭論」的鄧小平、提倡「全民黨」的江澤民和提倡「不折騰」的胡錦濤形成了鮮明對比,正在重啟中國歷史上又一個血腥的鬥爭時代。

如果將習近平的講話植入目前中共所面臨的空前的政治、經濟、外交等困境中觀察,不難理解,這個通篇講「鬥爭」的講話是習近平內心深處的困獸猶鬥情緒的頑強表達,反映了他清楚地看到了來自執政黨內的同志、中國開明知識分子和私營企業主、國際社會文明力量以及香港、台灣各階層人士對他推行的政治、經濟、外交路線的不滿,但是他已經下定決心,絕不理會任何人的批評,要沿著自己的那條一條極左的瘋狂路線走下去,也表明了他將不惜一切手段對任何不同意見進行堅決的鎮壓。

習近平的講話不禁令人聯想到文化大革命以前毛澤東的處境和立場。那時,毛澤東發動的以「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為標志的「三面紅旗」以慘敗告終,中國人民因此而承受了在和平時期前所未有的飢寒交迫。與此同時,為了爭當國際共運領袖,他既與蘇聯和東歐陣營決裂,又與西方陣營不共戴天,他的外交路線將中國帶入四面楚歌的極端困境。毛的做法遭致了執政黨內部的同志們的疑慮和不滿,但是他不僅沒有懸崖勒馬,反而孤注一擲,最後通過發動文化大革命展開了捍衛自己權力的瘋狂鬥爭。

現在的習近平和當時的毛澤東處境十分相似。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經濟的增速一路下滑,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所積累的那點家底基本上已經被他掏空;為了實現自己的國際領袖夢,他一方面四處撒錢,收買貧窮的獨裁兄弟,另一方面公開與普世價值為敵,輸出極權主義;在香港和台灣的問題上,他推行了一條自從鄧小平執政以來最糟糕的政策,終於在香港和台灣引起了巨大的混亂和反彈。在制定政策上的無能與在用人政策上的任人唯親相疊加,就連體制內的執政黨同志們也對他充滿了不滿和怨恨,他已經陷入眾叛親離的政治漩渦。

當下中國的政治荒謬和輿論一律幾乎與文革前毫無二致,執政以來,習在黨內打擊反對派,在社會上打壓教授、律師、藝術家、企業家的政治、經濟、言論自由,全面篡改歷史,編造謊言,進行洗腦和愚民。一些被洗腦的愚民也淪落為無腦的「領袖跟隨者」和思想奴隸,這一點在最近大陸網民們對香港抗議活動表現出來的無知、無德、無恥的集體瘋狂中表露無遺。習近平一手掀起的、一小撮野心家推波助瀾的個人崇拜聲勢浩大、正義良知鴉雀無聲、愚民們發出的荒謬絕倫「CTMB」的瘋狂叫囂,這些正在營造出「文革2.0」的緊鑼密鼓之聲。

習近平在他的「鬥爭」動員講話中說︰「共產黨人的鬥爭的大方向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不動搖。」事實上,中國正在推行根本就不是甚麼社會主義,而是一黨專制的權貴國家資本主義;所謂的共產黨的領導也只不過是既得利益集團的對政治、社會、經濟、思想領域的全面控制的代名詞,而最高領袖則處於這個控制鏈的頂端。不惜拿整個國家和人民來為捍衛政治權力的鬥爭來墊棺材底,在這一點上,發動「文革2.0」習近平與發動「文革1.0」的毛澤東稱得上是一脈相承。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失敗結局也絕不會有兩樣。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