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那些支持中國政府、反對市民示威的香港「愛國者」

2019-09-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兩位香港女士周二(10日)前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演說,聲言是代表香港市民發聲,譴責數百萬的香港示威者是「暴力人士」,支持香港警察對示威者的武力鎮壓,其中的一位還代表共產黨向世界宣傳了中國的脫貧成就。有趣的是,這兩位代表中國「無產階級政黨」說話的人都是香港富家千金:一位是美心集團創辦人的千金;另一位則是赫赫有名的澳門賭王的千金。他們兩位及其背後的家族,都在中國大陸有很深的利益捲入,與中國的政府有著深厚的「錢誼」。

在他們發言之後,有香港市民在網上發起了簽名運動,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世界媒體聲明,這兩位無權代表絕大多數香港市民,不到一天,實名簽署者已經數萬人。非常明顯,中國政府正在指示或者「鼓勵」那些政府的支持者們在公眾場合發聲,試圖以此來證明香港的抗議活動並不代表民意。除了這次派出何超瓊和伍淑清到聯合國講演之外,他們還支持了香港建制派的「撐警」集會,動員大陸輿論支持毆打和平示威民眾的「元朗白衣人」和「北角福建幫」。

自從6月9日以來,香港超過百萬人的抗議政府「送中條例」的集會和遊行已經超過3次。在此期間,支持中國政府的建制派人士也曾經舉辦多次集會,雖然有中聯辦、特區政府、警察和商業大佬的站台支持,但是參與人數只相當於抗議示威集會的一個零頭。這種數字上的對比似乎支持如下的判斷:何超瓊和伍淑清的確不能代表大多數的香港市民。他們代表的是香港的建制派,更準確地說,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他們代表的是中國政府,是中國世界輿論公關的一部分。

香港市民在聯署聲明中說,何、伍為中國政府發聲是因為他們在中國有很深的商業利益。從他們家族的商業版圖看,除了在香港澳門之外,他們還分別在北京、上海、天津、廣東等地設有獨資或者合資企業。這兩個人也分別在中央和北京兩級政協擔任職務。在我看來,他們站出來支持北京的立場,無論是真心擁護政府的立場,還是維護自己的商業利益,或者兼而有之,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確了代表了一類香港人,那就是「商業精英愛國者」。

類似的香港商人「愛國者」還有不少,這些人大多是在中國內地有著自己的商業利益,在獲取這些利益的過程中,他們曾經得到大陸各級政府官員們的支持,也一直是大陸各級政府的座上客,在他們與大陸勞工群體發生矛盾的時候,也一直靠中國政府用武力為他們「擺平」,以保證他們獲取豐厚的利潤。現在,是他們向中國政府回報的時候了,當然這種回報還帶有對未來繼續投資的性質,只要他們想繼續在大陸做買賣,他們就必須無條件地支持中國政府。

除了這些「商業精英愛國者」之外,還有另一類「政治流氓愛國者」,他們以前特首梁振英和現在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為代表。在香港政治圖譜上,他們常常站在最左的一端,比中央政府還要極端。這樣一些人極力地將捍衛法治和要求自由民主的香港市民描述成「港獨」勢力和「殺無赦」的暴徒,意圖引誘中央政府將反對派斬盡殺絕。他們這樣做是為了掩蓋他們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和對香港市民的憎恨,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香港不得人心至極,擔心自己在香港生無立足、死無葬身之地。他們認為只有殺光了反對派,他們才能有安全感。

除了這些精緻利己的政治、商業精英「愛國者」之外,反對示威活動的也有一些普通人將自己定義為「愛國者」,他們有的因為示威活動影響到自己的生計而不滿,也有人對抗議示威活動中年輕人的暴烈舉動而感到不安,當然也有不少在香港讀書就業的大陸人士,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並不反對自由、民主、法治,但是他們願意將秩序置於自由之上,將集體置於個人至上、將經濟利益至於政治權利至上,雖然他們的立場可以討論,但是這一類人比前兩類精英愛國者要單純得多,當然,他們愛的究竟是「國」還是「黨」是很值得探討的。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