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用「宪法效力」扼杀「一国两制」

2018-1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周早些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出席了在香港举行的「国家宪法日」座谈会,他在会上高调宣传「国家宪法效力覆盖香港」的观点。沈的讲话在香港政界、商界和社会引起强烈反响,香港舆论普遍相信,以沈春耀的身份,在当前这个特殊的时点专程来到香港向公众传递的这个信息,这一举动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正在加快将中国的那一套专制的政治制度搬到香港。

沈春耀的主要观点包括:「宪法是上位法及母法,而《基本法》来源于宪法,即是子法,两者共同构成香港宪制基础,所以香港并不存在脱离国家宪法的宪制。」他还进一步解读:「宪法的效力覆盖国家的全部领土、领域,香港回归后,香港特区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宪法效力当然覆盖香港特区。」一言以蔽之,中央政府有权力在《基本法》之外直接用宪法条文管制香港。

沈春耀的说辞是对香港现有政制的赤裸裸威胁。《基本法》是依据宪法的授权制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基本法》是中国宪法在香港的法律载体,宪法效力在香港的体现只应该表现在:宪法授权制定《基本法》,不应该抛开《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展现其他效力。同时,《基本法》明确规定香港和中国大陆实行一国两制,军事、外交权归中央政府,其他事务应该由香港自治管理,这非常清楚地厘清了香港的最根本的法治基础,也非常清楚地体现了一国两制精神。

离开《基本法》来强调宪法在香港的效力,在实质上就是否定北京政府当初作出的「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无论北京来的官员们如何巧舌如簧地试图论证它的合法性也无法掩盖这一点。看清楚这一点,并不需要高深的法律专业知识,只需要简单的常识。如果要真正贯彻一国两制,就必须拒绝将宪法直接搬用到香港,否则,充斥与宪法的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阶级斗争、公有制等这些东西便成为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一国两制」便形同虚设。

由于香港政府的核心成员完全由北京政府操纵指派,香港与大陆政治上的分别仅仅只剩下一部《基本法》、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和自由媒体。一段时间以来,大陆又通过手中的财团控制了许多重要的媒体,因此《基本法》和司法独立便成了香港政制的最后一道防线。对于这一点,北京政府和香港民众都很清楚。北京政府彻底毁灭香港的自由的法律和政治制度的祸心已经昭然若揭。

不少人以为关于宪法和《基本法》效力的讨论只不过是一个法律的问题,不必作出过度解读,这是十分天真幼稚的看法。世界上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的共产党政权有著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藐视法治。在他们的手中,法律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方便的时候便拿来当武器对付民众,不方便的时候就将其丢弃一旁,有的时候为了遮羞,也会在法律条文上做些修修改改,但是他们从心底从来没有承认法治对自己权力的约束。

当初提出「一国两制」只不过是北京政府利用香港帮助中国接轨世界,让中国经济进入全球化快车道的权宜之计。现在,习近平领导的北京政府自以为羽翼丰满,对内全面实现向毛泽东路线的全面回归,对外挑战人类共同文明价值。收回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承诺不过是中国全面倒退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北京政府一定会利用所谓的宪法效力来摧毁香港的自治,用「一国」来消灭「两制」。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