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2018︰四面楚歌的習近平元年

2018-12-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是習近平的政治元年。在第一個任期內,習近平的團隊是他的前任們安排的,因此不少人把明顯向左轉的內外政策看作是習近平不得已而為之的一種策略性舉動,甚至歸結為某些前朝舊臣的「高級黑」。這些人幻想習近平在擺脫了各項人事掣肘和鞏固了政治基礎之後,會重回改革開放的軌道。在去年年底的19大和今年初的13屆人大上,習近平登上了核心的「神龕」,取消了憲法對主席任期制的限制,並且強勢地按照自己的意志組建了執政的核心班底,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卻讓這些心存善良幻想的人們極度失望。

更為重要的是,躊躇滿志的習近平和他的小團隊也完全沒有想到一個應該開啟時代的政治元年卻變成了自己政治上的滑鐵盧。無論是在中國和還是在世界,無論是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習近平和他的小班子迅速變成孤家寡人。上台之初發起的反腐運動的確曾給民眾帶來一線希望,但是現在已經明顯地被視作是一個失敗的政治運動,選擇性、不徹底的反腐打破了中國社會脆弱的政治結構, 不僅讓普通民眾徹底失望,同時也損害了中國執政黨自己的政治基礎,如果說對習近平的政治威脅過去主要來自體制之外,那麼現在則是內外兼具。

自由派人士一直被習近平視為最危險的敵人,習近平執政之後、尤其是過去一年裡,他們遭遇了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最為嚴酷的政治打壓,大量的律師、媒體人、公眾知識分子和具有社會責任感的青年被威脅、騷擾、羞辱和抓捕。雖然他們已經從官方的媒體和傳統的社會政治舞台完全消失,但是從官方尚無法完全控制的網絡上不難看到,他們的立場絲毫沒有後退,他們用一種更具有歷史感、更為幽默的鬥爭方式在中國人的心中耕耘,這股無法斬盡殺絕的力量令習近平們無時無刻地充滿恐懼和無奈。

最具有諷刺意義的是,中國的原教旨馬列毛主義者也成為了高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口號的習近平的敵人。一些左翼的青年學生走出教室,到遭到不公正對待的藍領勞動者中去進行動員組織工作,這些幼稚的青年以為勞動者的敵人是資產者,完全沒有意識到極權的國家才是壓迫勞動大眾的最邪惡、最凶狠的政治源泉。他們的行動讓習近平的執政團隊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脅,而習近平對他們的鎮壓則充分顯示,習近平政權正是一個天然地與青年和未來為敵、沒有任何理想、沒有社會公義、只求壟斷權力的利益集團。

從國際上看,習近平親手縮短和葬送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過去四十年裡,中國在全球化中收獲了後發優勢的成果,開始縮短和世界發達國家的經濟差距,而這一進程在習近平元年嘎然而止。習近平傲慢、盲動和反現代文明的一系列政策引發了大面積的世界性反彈,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的對華強硬政策引起了幾乎所有發達國家和文明國家的響應,中國空前孤立、空前困難,只剩下一些覬覦中國錢袋的落後國家的極權領導人與習近平在那裡各自心懷鬼胎地共舞,而普通中國人對這種自我營造的「萬邦來朝」醜相已經感到極度厭惡。

不難看到,習近平的政治元年是他從政治頂端開始跌落的一個重要轉折,也是中國人民徹底喪失對這個執政黨任何希望的一個重要轉折,更是世界文明國家普遍放棄對中國共產黨的綏靖政策的開端之年。那種在維持政治壓制的同時通過吸收外來技術和管理制度的跛腳改革已經走到了盡頭。

經濟增長已經並且繼續的減速不僅為這種政治制度的無法持續提供了有力的證據,也為這個制度的破產增添了加速度。中國執政黨政治設計上的自私、經濟管理上的無能和外交政策上的缺乏歷史方向感正在驅使中國這條巨輪撞向體積龐大的冰山。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