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 劉曉波先生的最後貢獻

2017-07-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劉曉波先生昨天在中國警察的嚴密監視下駕鶴西去。劉先生是一位智者和勇士,是引領中國人民爭取現代政治權利的先驅。在中國歷史上,他是一位人格高尚的巍峨豐碑。那些迫害他、詆毀他的政客和幫凶,只不過是他腳下一撮撮骯髒的糞土。劉先生生前有許多成就,這些成就的絕大部分在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已經體現在頒獎詞中了,不用我在這裡重複。今天我想說的是,劉先生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仍然在用他的犧牲為這個世界做出最後的貢獻。

首先,劉先生用他生前最後的遭遇讓世人知道當今的中國政府的本質。雖然中國官方的消息說,他沒有死在監獄中,而是死在“保外就醫”的醫院中,但是我們都知道,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劉先生都沒有得到自由;就連他提出的出國治病的要求也被殘忍拒絕。劉先生是第二個死在不自由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國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被希特勒的納粹黨關押致死;而劉先生則在八十年之後被統治中國的共產黨的關押致死。

同時,劉先生的逝去也告訴我們,中國政府、中國的執政黨及其領袖是如何的怯弱。中國的經濟體量已經名列世界第二,但是在經濟變強的同時卻有著一個色厲內荏的政府和執政黨。他們的怯弱不僅表現在對已經病入膏肓的劉先生的嚴密防範,同時也表現在在劉先生逝世之後,進一步加大了對中國人權活動者們的監視和干擾。這種怯弱來自統治者在道德和正義力量面前的猥瑣,對強大的人心和人性力量的恐懼。

劉先生被關押至死的遭遇也再一次提醒世人中國人民的基本人權仍然被剝奪的基本事實。劉曉波為了爭取這些權利多次被統治者投入監獄,而最後一次的牢獄之災是因為他和國內其他的人權活動者們一道起草和簽署了《零八憲章》。這個憲章所要求的權利僅僅是現代文明社會的公民應該享有的基本人權,而且中國現在的執政者也曾經在取得政權之前做過同樣的承諾。執政者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劉先生卻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劉先生生命的最後歲月也再次展現了中國執政者的虛偽。任何了解中國政治規則的人都知道,關押劉先生直至死亡,這絕對是、也只能是中國最高層的決定。但是中國領導人卻在國際社會的譴責面前佯裝無辜,托詞需要了解情況;明明是至死不讓劉曉波獲得自由,卻強迫失去自由的家人向世界宣傳中國政府的“善行”。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加虛偽的嗎?他們的虛偽源於邪惡,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們的惡行是見不得人的,卻頑固地“向惡而行”。

劉先生也用自己的生命告誡世人,要丟掉對喪失靈魂的精英和權貴們的幻想。在劉曉波深陷囹圄的這些年裡,中國知識精英的主流一直保持著“聰明的沉默”,他們與統治者結成聯盟,詆毀劉先生和他的人權事業;西方的政治經濟勢力也采取著“精明的策略”,繼續與中國權貴眉來眼去,爭相在中國的發展中分走一杯帶血的湯羹;而關押劉曉波的凶手照樣四處招搖,在世界各地被奉為上賓。劉曉波在病榻上蒼白的病容與他們顢頇的粉面形成了令人痛心的對比。

劉先生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告訴中國的知識分子和中國人民,人民的事情需要靠人民解決,無法寄希望於將靈魂出賣給權力斷了脊梁的那些精致利己的社會精英;中國的事情需要靠中國人來解決,不要指望西方的政客包打天下。對待蠻橫的中國執政者,唯一的出路是集體的、持續的、多種形式的抗爭。他們可以把一個劉先生抓進監獄,關押至死,但是中國的監獄最終將無法關住所有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和強烈渴望自由的人民大眾。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