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北京兩會的新功能

現如今中國的普通老百姓看什麼什麼不順眼。這種不滿就像是一尊中國政府座下的火藥桶,說不定什麼時候會爆發。任何令老百姓煩心的事兒都能夠成為這座火藥桶的導火索。遠的不說,現成的正在嗤嗤冒煙的導火索就有好幾根:房價太高,老百姓辛苦一輩子買不起住房;大學生畢業即失業,只有在統計表中“被就業”的份兒;與窮百姓們相比,各級官員們錢包越來越鼓,口氣越來越粗,行為越來越野。不僅口口聲聲“屁民”“刁民”地辱罵百姓,還動不動就砸房子搶地、要不然將你抓進班房來個“被自殺”。

2010-03-19
Share

為了“維穩”這個壓倒一切的大目標,共產黨的耳目、嘍啰是無處不在。有在網上游弋的五毛黨,也有在重點人家門口“蹲坑兒”的便衣,更有拿刀拿槍公開威懾心懷不滿者的武裝警察。但是,連執政黨也知道,這些東西都是些治標不治本的玩意兒。這幫人常常不僅不能幫助黨和政府將些個燃燒的導火索給滅掉,反而倒是經常地干些火上澆油的事來。再說了,那一天把老百姓真個地逼急了,這五毛黨、便衣和武警們還不准“反戈一擊”呢!這樣的事中外歷史上並不少見。

在這樣的形勢下,近幾年來的兩會便有了一個新的功能:那就是利用輿論消氣,千方百計使老百姓在希望中靜心等待的功能。除了繼續以往的那種粉飾太平宣傳之外,北京也現在也學會了利用代表、委員們的嘴來幫助老百姓消消氣。因為京城裡的執政者們也知道,讓代表和委員們說話,既能向天下百姓昭示民意已達天庭,給老百姓些許的期待,以延遲社會危機的爆發;同時由於這些代表和委員都是“欽賜”的,所以說話知道分寸,多多少少能夠有些“小罵大幫忙”的功效。

老百姓沒有權利,但是他們並不傻。剛開始聽代表和委員說幾句讓政府官員不中聽聽的話還覺得滿解氣。但是時間一長,也不難發現,那些引起他們不滿的社會現實不僅沒有任何好轉的跡像,反而有每況愈下的勢頭。原來那些每年出入人大會堂一次的人也都是些銀樣镴槍頭,並不真管用的。

面對老百姓的失望,北京並沒有氣餒。於是又搬出部長和總理們來“忽悠”。讓他們出來說幾句老百姓愛聽的話,必要的時候甚至出來對社會不公現像罵上幾句。總之,只要能夠將火藥桶爆炸的時間往後拖延,說什麼都行。例如,今年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和記者招待會講話就說出了不少老百姓愛聽的話。尤其是,要控制房價,要增加老百姓的工資收入在國民收入地一次分配中的比例,等等。

但是,稍微有頭腦的人就不難看出,與那些只說不練得代表和委員們比,這總理也好不到哪裡去。不僅如此,總理的招數也夠狠的,寥寥數言,將所有的社會不公共推到房地產商身上去了,都推到企業家身上去了。都是因為房地產商們太貪心才導致房價高漲,也都是因為企業家們將利潤放在第一位,才導致工資收入相對低下。總理成了天字號的一大好人,所有導致社會問題的責任都是別人的。

其實,導致中國老百姓不滿現像的根源就在政府本身。就以收入分配為例。首先,初次收入分配中工資收入比重過低,是政府法律不到位的結果,也是中國的工人被剝奪了集會、罷工、組織自由工會的權利所造成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說初次分配出了問題,政府在第二次分配中又為低收入者做了多少?中國政府的稅收連連已接近國民收入兩倍的速度增長,但是在二次分配中卻完全沒有幫助弱勢群體。中國總理在兩會上推卸責任的做法是政府缺乏誠意的表現。

現在的問題是,中國政府知道民眾為何不滿,也知道應該做什麼。但是他們無法擺脫中國現有的利益格局的羈絆,不願意真心地解決問題。只要這一點得不到根本的改變。民眾的不滿終究會爆發,兩會的拖延現有矛盾的功能最終還是會失靈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