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李克強答非所問有苦衷

新年前夕,侯任總理李克強到江西九江經濟技術開發區訪問時,問及在場的農民工們最大的困難,農民工們提到了戶籍、房子、醫療、孩子上學等問題。其中一段李克強合農民工關於房價問題的對話頗為耐人尋味。一位農民工問道:“房價不會再漲了吧?”李克強回答:“建保障房有利於抑制房價過快上漲,防治太高城鎮化門檻,這樣農民變市民才有希望。”

2013-01-04
Share

 


我不知道那位提問的農民工兄弟對李克強的答復是否滿意,但是從旁觀者的角度看,李克強其實根本就沒有真正回答那位農民工的問題。他既沒有說房價不會漲,也沒有說房價會漲,似乎有些“李顧左右而言他”的味道。我無意苛求這位侯任總理,因為這位農民工提出的問題的確是一個令他無法明確答復的問題。

對於這位農民工的問題,近幾個月以來,市場的答復顯然比李克強的答復要直截了當。根據官方媒體報道,中國的房市在去年下半年出現了明顯回暖的跡像,不少大中城市的房屋成交量和成交價格都有不小的上升。雖然上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繼續堅持房地產調控政策,國土部也不斷重申要平抑土地市場價格的一場波動,但是這些似乎仍然阻止不了房地產市場轉暖的勢頭。

中國最近一輪的房地產調控是從二零零九年底開始的。在民眾的壓力下,從二零一零年以來,中央政府出台的房地產調控措施越來越強硬,除了一些諸如增加首付比例、提高銀行貸款利息之內的常規經濟舉措之外,各項具有中國特色的行政措施也紛紛出台,其中包括對外地居民買房的限制,對購買非自住房的限制等等。在這些政策組合拳的作用下,房地產價格飆升的局面得到了抑制 。

但是中央政府的房地產調控措施遭受到各地政府的不滿,因為對房地產價格的行政控制影響了地方政府的賣地收入,而賣地收入則是地方的一項主要財政來源。房地產調控使得本來已經捉襟見肘的地方財政更加困難。因此,不少地方采取了一些變通政策來與中央進行博弈,期待能夠在大政策下爭取活動的空間,借以緩解地方的財政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在諸多的調控措施中,真正見效的並非是經濟手段,而是那些行政措施。而行政措施的效果則相對容易為地方政府采取的變通方案化解,甚至完全抵消。在風聲比較大的時候,地方政府可能會有些收斂,但是一旦有些風吹草動,地方政府總會躍躍欲試,為了地方政府的財政利益與中央政府博弈一番。隨著時間的推移,地方政府在這場博弈中似乎越來越占上風。

在新老政府交接之際,中央政府在如何進行房地產價格的調控一事上,似乎顯得越來越有些舉棋不定。他們當然知道房價過高容易遭至政治上的麻煩。與此同時, 新一屆政府也急切地避免經濟增長速度過渡下滑,不希望地方政府由於財政困難而無法履行維持社會“穩定”的責任,也十分擔心由於房地產蕭條可能導致的銀行壞帳陡增。這些都使得他們不敢輕易對房地產市場“痛下殺手”。

除此之外,現行的那些房地產價格調控措施大都是應急之作,並沒有長遠考慮,在操作上的難度也不小,而且與中央政府所追求的改革方向不符。近幾個月來各地房地產市場出現的回暖局面正是在新老政府交接中這種舉棋不定的狀況下形成的。而這種舉棋不定,也正是李克強在九江對農民工的問題答非所問的真正原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