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為什麼有人害怕還原一個真實的毛澤東?

獨立學者茅予軾先生的一篇題為“把毛澤東還原成人”的書評引起軒然大波。形形色色的“左派”們惱羞成怒,發出一片叫罵。而那些曾經刊登和轉載茅予軾文章的國內網站,則已經不加解釋地刪除了該文。顯然,這篇文章觸動了官方為意識形態劃定的紅線,遭到了封殺。一篇力圖用歷史事實說話的短文,竟然引起左派們如喪考妣般的歇斯底裡和北京當局的快速剿滅。這個現像本身就說明了重提毛澤東問題的必要性。

2011-05-06
Share

“把毛澤東還原成人”的命題完全沒有錯。他本來就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尊神。毛澤東是一個導致數以千萬計的普通中國百姓餓死街頭的糟糕透頂的統治者;一個以折磨曾經與自己一起打下江山的“親密戰友”為快樂的暴君;一個親手將“毛主席萬歲”的標語加上官方口號的自戀狂;一個試圖通過暴力來摧毀中華文明和羞辱中國知識分子的狂人。

任何強迫人民“認人為神”的行為都為現代文明所不齒,更何況中國政府還要強迫十三億人民對這樣一個品格齷齪的人頂禮膜拜,這簡直這是對中國民眾的巨大羞辱。

中國政府和眾多的左派不願意讓毛澤東現原形於大眾,絕對不是由於理性地崇拜毛澤東。因為假如他們真的是理性地崇拜毛,一定不會害怕通過大眾媒體就這一問題進行辯論;反之,他們會樂於通過理性的辯論,弘揚毛的“偉大”,說服那些曾經在毛的統治時期生活過的中國人和那些根本不知道一個真實的毛澤東的年輕人。

更何況,毛澤東的後人還在,執政黨人又控制著司法系統,假如真的有人造謠生事,毛的後人們和他的擁戴者們完全可以與“造謠者”對簿公堂,既可捍衛毛的名譽,又可讓造謠者傾家蕩產,從而一勞永逸地讓他們閉嘴。

那些色厲內荏的左派們不走理性辯論的正途,而是像潑婦般地在網上叫罵;那些毛澤東的繼承者控制著司法和媒體,卻既不敢讓大眾參與關於毛澤東和他的政策的辯論,也不敢與批毛者對簿公堂,只是龜縮在紫禁城中下達“禁口令”。這是因為他們很清楚,茅予軾和那些要求將毛從神壇上拉下來的人們對毛的指責都是基於歷史事實的,都是經得起辯論和上得了法庭的。這些事實,有些來自於毛的秘書、醫生的親身經歷,有些來自於毛澤東的戰友們已經公開發表的回憶錄,有些則是毛的後人和執政黨人在得意忘形之際自己向外透露的。

毛澤東對現代中國的建設絕對是沒有功勞的。別的且不說,通過荒謬的經濟政策餓死至少四千萬以上的百姓,僅憑這一條,他就是古今中外的大罪人。但是毛澤東對共產黨在中國取得政權則又的確是“居功甚偉”的。正是由於毛澤東徹底地投靠斯大林並且取得俄國的軍事支持,也由於他在日本侵華期間利用國難保存實力,更由於他采用言不由衷的“民主、自由”的話語欺騙了對國民黨政權的腐敗無能感到失望的知識分子和民眾,中國共產黨才贏得了全國政權。毛澤東的欺世盜民之奸詐,的確舉世無雙。也正因為如此,跟著毛澤東坐了天下的人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沒有毛澤東,他們至多不過是些流氓、草寇或失意的小知識分子而已。

毛的傳人們很清楚,繼續執行毛的經濟政策,共產黨是一定要垮台的。正因為如此,才有了一九七八年的經濟體制改革。在改革中,毛的所有經濟政策都被他的傳人們扔到垃圾堆去了。毛的傳人們拒絕對毛進行公開批評,拒絕將關於毛的真相公諸與眾,只是因為他們深知,毛澤東的惡行是執政黨在那個時期的惡行的集中體現。將一個真實的毛澤東公諸於眾,等於是將共產黨的虛偽和惡劣公諸與眾。

在如何評價毛澤東的問題上,中國的執政黨爭陷入了一個無法自拔的怪圈。不將這個黨從毛澤東的陰影下解脫出來,這個黨永遠無法現代化,一個無法現代化的政黨遲早是要被人民敢下台的。但是要想走出毛的陰影,就必須公開自己不光彩的過去,並且宣布與之徹底決裂。這對於在民眾中已經信譽全無的執政黨無異於是最後的一擊。

現在的問題是,只要毛澤東仍然被供奉在中國的神龕上,中國共產黨內和中國社會中的頑固派就永遠具有法理上的優勢,任何改造這個黨和建立一個現代化中國的努力都難以避免覆滅的命運。在十八大召開前夕,黨內外的左派的調門越來越高,頌毛的紅歌越唱越響,就是這個原因。而這一點則是批評毛澤東和捍衛毛澤東的雙方都心知肚明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