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中國政府和西方媒體的一次良性互動

中國政府在四川北部的地震災難發生後,對要求到現場採訪的西方媒體採取了異乎尋常的開放態度。中國政府不僅準許外國記者前往災區進行自由採訪,甚至讓外國記者登上中國總理乘坐的軍用直升飛機一同前往受災嚴重的汶川映秀中學。在地震廢墟上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共同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中國總理還專門留出時間來讓外國記者提問。

2008-05-30
Share

當外國記者在災區的一次現場記者招待會上問中國總理溫家寶,為什麼中國政府改變了以往的一貫做法,對外國記者的採訪和報道活動採取空前的合作和開放態度的時候,中國總理的回答是,“我們相信會用記者的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公正、客觀、實事求是報道災情和我們所做的工作。”

中國總理的判斷沒有錯。外國記者充分地體現了他們的專業精神,對災區的情況進行了廣泛深入的報道。只要打開西方主要媒體的網站,幾乎每個網站都為中國地震開辟了專欄。稍微瀏覽一些這些專欄中的新聞標題,人們不難發現,這些報道的大多數是以報道災情以及中國的中央和地區政府對災區的救援行動為主。報道的內容真實生動,立場客觀。尤其是他們在報道中講述的大量的真實故事,讓中外讀者深切地感受到中國普通民眾在震災之中所表現出的人性光輝。

當然,人們也可以從他們的報道中讀到一些負面的新聞,尤其是那些在地震中喪生的學生們的家長們對地方政府和學校當局的不滿。這些家長們走上街頭進行了憤怒的抗議。他們認為,不是地震,而是那些偷工減料所蓋成的學校的危房奪去了他們的孩子們的年輕的生命;他們要求查處校舍建設中可能存在的官員們的貪污腐敗的行為。但是,即使讀到這些負面的報道,似乎沒有人認為西方的媒體在刻意地歪曲事實,也沒有人認為西方的記者們對中國充滿敵意。

總之,在地震的新聞報道中,中國政府和西方媒體的確有了一個出人意料之外的良性互動。是什麼啟動了這樣一輪良性的互動呢?應該說,啟動這場變化的是中國政府。顯然,中國總理相信他所說的外國記者們的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早已經存在;假如不存在,中國總理也決不會幼稚地認為這些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可以在一夜之間形成。但是,是什麼因素使得中國政府在一場地震後認識到外國記者身上的這些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的呢?

長期以來對外國記者報道的限制的真正原因並不是中國政府認為西方記者沒有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只是中國政府擔心,正是西方記者的良知和人道主義精神將使得他們不合時宜地將許多中國政府不願意讓外界知道的事實報道出去。他們以為,只有封鎖負面報道,才能夠贏得西方普通民眾對中國政府的同情和支持。其實,只希望媒體表達自己喜歡的東西,是統治者們極不自信的一種表現。這種做法,只會使得媒體和讀者對政府更加地不信任。

有人說,中國政府這次對外國記者採訪控制的放鬆只是一種公關伎倆。應該說,所有的政府與新聞媒體打交道都是一種公關行為。這種主動開放的“公關伎倆”比過去那種愚蠢的新聞封鎖要現代化得多。至少它體現了中國政府對自己在救災中的行為的一種自信。同時也部分地滿足了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普通民眾要求知道真相的權利。

中國政府已經從此次的新聞開放中得到了國內外輿論的普遍讚揚,希望它能夠從這些讚揚中多少找回一些自信。也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從此向後倒退,在地震和奧運之後又重新回到新聞封鎖的老路上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