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總量和結構--解讀中國上半年經濟數據

近來,中外經濟觀察家們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態勢有些擔心,對中國政府未來的經濟政策走向也有著不同的猜測。擔心主要集中在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趨勢能否保持這一問題上。第二季度經濟增長速度出現了減速的跡像,有人認為這可能會中止中國經濟增長的勢頭,也會給國際經濟復蘇的總體趨勢帶來負面的影響。同時,中國的通貨膨脹似乎仍然是一個威脅,由於中國民眾對通貨膨脹的承受能力較低,中國政府可能將不得不重新求助於空觀調控手段。而這將進一步加劇對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

2010-07-16
Share

也正是出於這些擔心,今天上午,在中國總理溫家寶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共同會見記者時,不少記者撇開中德和中歐關系問題不談,而將提問的重點放在中國經濟形勢和政策走向上。中國總理對記者們關於中國經濟的提問的回答也基本上是樂觀的。但是假如讀到昨天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人們就會感到,觀察家們的擔心和溫家寶的解釋都有些隔鞋瘙癢。

中國上半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速度達到了百分之十一點一;與去年同期相比加快了三點七個百分點。同樣的數據,人們對此做出了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無論從中國自身看,還是從國際橫向比較看,這個增長速度都應該是一個超高速度,因此不必要擔心中國經濟出現下行的風險。但是也有人認為,與第一季度相比,中國第二季度的增長速度回落了一點六個百分點,尤其是作為中國經濟增長主要動力的工業增加值的回落幅度更大,達到了三點七個百分點。這些都明顯地表明了中國經濟正在失去增長的勢頭,不可掉以輕心。

僅僅是根據國民生產總值這樣的綜合數據來觀測中國經濟顯然是不夠的。除了綜合數據之外,我們還需要從經濟結構上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上進行分析。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國上半年的經濟結構顯然有著以下兩個基本特點。首先從增長的要素結構看,中國的增長仍然體現了高投資,高出口,低消費的特點。出口增長高到百分之四十左右,投資增長百分之二十五,而消費的增長則為百分之十八點二,這意味著,中國依靠出口和投資推動增長的經濟結構不僅沒有得到改善,而且正在進一步惡化。

其次,從增長的分配結構看,企業收入增長最快,政府收入增長其次,收入增長最慢的是普通的城鄉居民。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企業家們的利潤的增長幅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一點六,政府財政收入增長幅度達到了百分之二十七點六。這二者的增長都大大快於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與之相反的是,城鄉居民收入的增長幅度則大大低於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增幅為百分之七至十。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重要一數據居然有三個百分點的誤差,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假如國家統計局敢於提供更為具體的數據,人們將看到,除掉那些高收入者外,占“城鄉居民”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普通勞動者的收入的增長一定會更慢。

基於對這兩個結構性的數據的觀察,我認為那些中國經濟問題觀察家們對中國增長速度的擔心實在是如同霧裡看花;而中國總理對中國經濟的樂觀解讀則有些有些自欺欺人。人們最應該關注的其實是中國增長的要素結構和分配結構,這個不合理的結構既是中國與其國際經濟伙伴產生貿易和經濟衝突的根源所在,也是中國國內的各種經濟和社會矛盾的根源所在。假如中國政府的統計細節能夠進一步公開的話,尤其是假如中國政府能夠公布收入在不同社會階層的分布,通貨膨脹數據的形成依據等有關數據,我們一定能夠看到更多的結構方面的問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