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二氧化碳中美國”第一次聯合行動

昨天(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國政府宣布了第一個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目標,那就是,以二零零五年為基數,二零一零年的溫室氣體排放密度要減少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四十五。就在中國政府公布這一計劃的前一天,美國政府已經公開作出了要在二零二零年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百分之十七的承諾。與此同時,美國政府的承諾還包括到二零二五年減排百分之三十、二零三零年百分之四十二、二零五零年百分之八十三等分階段的目標。

2009-11-27
Share

自從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弗格森二零零七年提出“中美國”這個概念以來,“中美國”在世界媒體上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其實,在政治、經濟上把中國和美國強拉在一起在當下的確還有些牽強,因為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只占世界的百分之七左右,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在世界排名也排在第一百多位之後。中國在經濟上還不能與美國相提並論;在政治制度和價值觀上更是迥然而亦。

但是從二氧化碳排放的角度看,將中美兩國稱之為“二氧化碳中美國”倒是名副其實。首先,中國和美國是世界上兩個最大的排放國。他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二零零六年分別為全球排放量的百分之二十一點五和百分之二十點二;加在一起占全球排放量的近百分之四十二。緊隨中、美之後的三個排放大國是俄國、印度和日本,他們的排放量分別為百分之五點五、五點三和四點六。將他們的排放總量加在一起也少於中、美之間的任何一個國家。

其次,“二氧化碳中美國”在減排行動上比起其他國家來都要慢得多。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中國一再強調,在減排行動上,發達國家必須承當更多的責任;而作為發達國家的美國,除了對溫室氣體的危害性在科學上尚存爭議之外,也認為如果中國這個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不承擔任何義務,任何全球性的二氧化碳減排行動都不會有實質性的意義。 “二氧化碳中美國”的消極態度,一度使得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國際談判陷入僵局。

也正是因為如此,“二氧化碳中美國”在哥本哈根全球氣候變化峰會召開的兩周前分別提出了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具體行動計劃,立即在國際社會受到了廣泛的歡迎。在減排行動上一向態度積極的法國總統薩科奇立即稱贊道:“奧巴馬和中國領導人最近發表的聲明對哥本哈根會議的成果來說,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國際能源署的首席經濟學家比羅爾也認為美、中兩國的行動計劃是對全球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努力的一個積極貢獻,而且對這兩個國家、尤其是對中國自身的經濟發展和環境改善具有重大的意義。

有必要提到的是,中國的減排計劃在實際結果上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迷人。事實上,中國的計劃還不能算得上是一個“減排”計劃。而是一個“增排”計劃。美國、歐洲、日本等提出減排目標是二氧化碳的絕對排放量;而中國政府在行動計劃中使用的是“排放密度”,即每單位國民生產總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這是一個相對排放量。如果以二零零五年為基礎年,以二零二零年為目標年,按照中國國民生產總值每年增長百分之八、二氧化碳“排放密度”最終減少百分之四十計算,屆時中國的絕對排放量不僅沒有減少,而且會是二零零五年的兩倍左右。到那時,中國的排放量將是美國的二點四倍以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