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謹防“幸福指數”陷阱


2007-01-05
Share

北京一家證券交易公司\x{5185}的股票交易信息板。(法新社2007年1月4日圖片)

辭舊迎新之際,也正是人們回顧過去一年的收獲,期盼未來一年的成就的時刻。在很多情況下,收獲和成就是可以測量的。因此專門測量此類事情的統計數据便成為了人們注意力的一個焦點。自從去年以來,一項新的統計指標在中國的媒体上成為熱門話題,那就是幸福指數。

首先是在年初的兩會上,有些人提出,為了消除各級政府一味追求國民生產總值現象,應該將幸福指數納入中國的統計指標体系,以次來檢測各級政府的工作實效。隨后,國家統計局負責人在公幵宣布,國家統計局正在考慮每年頒布幸福指數指標。

單純追求國民生產總值是不科學的。這不僅僅是因為,國民生產總值衹是關于當年經濟增長的一個流量的概念,它并沒有將質量的因素考慮進去﹔与此同時,國民生產總值更多地体現了一個時期一個地區經濟的總量,并沒有反映經濟成果的分配狀態﹔再者,生態環境的破壞、資源的浪費等等也都沒有在國民生產總值的指標中表達出來。

在國民生產總值之外,增設一些其他可測量的經濟、社會指標,對于克服對國民生產總值的盲目崇拜,實現可持續發展無疑具有積极的意義。正因為如此,世界銀行和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正在積极地推廣綠色國民生產總值等指標体系。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完善、修改國民統計指標体系是應該的。

但是,正在被輿論炒得火熱的所謂“幸福指數”,搞得不好則很可能成為一個自欺欺人的陷阱。從統計的角度看,与國民生產總值等可以被客觀測量的指標相比,所謂的“幸福指數”則更多的是一個主觀和綜合的概念。這個概念是很難被外在化、客觀化和指數化的。

正是由于這個指數不容易客觀化,搞得不好它很容易成為一個挾持民意的工具。當然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知道這個指數是建立在哪些指標构成之上的,因此無法對此進行進一步的評論。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幸福感的不确定性、不同群体對幸福的不同界定、對不同群体幸福感的綜合的困難,都會妨礙這一指數的准确和客觀。

正在被中國媒体大量引用的一項由西方一個私人机构編制的幸福指數稱,發達國家的人民比貧窮國家的人更不幸福。在該机构公布的報告中,世界八大工業國在幸福指數排列上全部在五十名以后,而中國的幸福指數則排名三十一。其實,這個机构是一個著名的由具有左派傾向的知識分子組成的的團体。他們的看法當然可以成一家之言,但是沒有多少嚴肅的學者們把這一研究成果當真。

在我看來,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私人机构,最好是在哪些可以測量的數据方面多下功夫,向公眾提供原始的、真實的、不加意識形態引導的信息。就中國而言,中國的統計机构至今對許多信息仍然是諱莫如深。例如,中國的銀行存款在窮人和富人之間的比例,中國最富有的人群和最貧困的人群在國民生產總值中所占的比重。統計這些數字,在技術上并不困難,在世界上也是一個統計慣例。當然,如果中國政府能夠做得再坦蕩一點,將中國各級領導人和他們的親屬的財產公布于眾,那就更好了。所有這些,都比統計幸福指數來得容易,也算是為增加人民的幸福感所作的一件實事。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