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歐盟迫使中國在匯率問題上讓步


2007-11-30
Share

兩天前,中歐第十次峰會在北京舉行。歐洲方面參加這次峰會陣容強大,除了歐盟輪值主席國葡萄牙總理蘇格拉底、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和歐盟的貿易專員曼德爾森等之外,在峰會之前還專門派出了歐元集團主席容克、歐洲央行行長特裡謝與歐盟經濟和貨幣事務委員阿爾穆尼亞組成的歐元區“三駕馬車”前往中國。“三駕馬車”在峰會前高調訪華,顯示雙方在人民幣和歐元的匯率問題上的矛盾進一步突出。

雖然此次峰會雙方也討論了其他一些例行的問題,但是會談的重點顯然集中在三個問題上:一是近期內人民幣對歐元的劇烈貶值、二是歐盟對中國的巨額貿易逆差、三是中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不力。其中核心是人民幣匯率問題。這三個問題均並非始自今日,雙方就這三個問題所進行的磋商也從未間斷。但是歐盟方面過去對雙邊的磋商一直採取低調。近來歐盟顯然對中國在這些問題上的進展失去耐心,以至於態度日趨強硬。

歐洲態度趨硬的客觀原因是世界經濟形勢的變化。長期以來,無論是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還是在人民幣匯率等問題上,老練的歐洲基本上處於二線。它習慣於將一些棘手的問題交給山姆大叔去應對。所以當中國和西方在經濟、貿易、匯率等方面產生糾紛的時候,美國常常處在談判的前鋒,充當白臉的時候居多。在很多場合,美國談成了,歐洲只需要要求中國給於其同美國的同樣的待遇即可。歐盟在這種“搭便車”的遊戲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但是,近年來美國政府通過美元劇烈貶值的方式將歐盟推向了第一線。由於長年的貿易逆差和今年夏天以來發生地對西方經濟影響深遠的由次級房貸所觸發的危機,美元對歐元貶值的速度加快。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人民幣在兩年多的時間內對美元的升值已經達到了近百分之十,但是對歐元卻呈現了快速貶值的態勢。在東、西兩個方面的夾擊下,歐元的大幅度升值對歐洲的國際競爭力和歐盟各國的就業壓力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這正是使得歐盟近來不得不站在第一線舊人民幣匯率問題向中國政府施壓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方面在減少中歐貿易不平衡和改善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的進展緩慢也是歐洲改變態度的一個重要原因。歐盟統計局公布的中歐貿易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從以二零零三年起,中國在美國之後成為歐盟的第二大貿易伙伴。二零零六年歐盟從中國的進口和向中國的出口分別達到了六百四十億歐元和一千九百五十億歐元。與此同時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達到了創紀錄一千三百一十億歐元。正在中國訪問的歐盟貿易專員曼德爾森在一次會議上抱怨道,他在北京訪問期間歐盟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正在以每小時一千五百萬歐元的速度增長。在歐盟方面看來,中國政府對人民幣匯率的人為幹預和中國在雙邊貿易上的一些保護主義措施是雙方貿易不平衡擴大的原因。

歐盟和美國是中國的最大的兩個貿易伙伴,依賴出口來保証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很難抵御他們同時施壓。正因為如此,雖然中國政府在公開場合仍然一如既往地強調在匯率等問題上不會向外來的壓力低頭,但是中國的態度明顯有所鬆動。首先是中國在上周五承諾要擴大人民幣匯率變動幅度的彈性,這實際上是在暗示人民幣升值的速度將相對加快。同時中國也同意成立中歐貨幣問題高層工作小組,以便定期磋商和解決中歐雙方在匯率問題上出現的分歧。從明年開始,人民幣匯率問題對話將正式納入中歐金融領域磋商機制中。應該說,這是歐洲迫使中國做出的一個重大讓步。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