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 開羅“八一四”與北京“六四” ---同與不同


2013-08-16
Share


兩天前(八月十四日),在經過多次揚言清場而遲遲沒有動作之後,埃及軍方終於採取了行動:對占據首都開羅兩個主要廣場的支持前總統穆爾西的示威者進行了武力驅逐。根據埃及臨時政府的公告,截至目前為止,在這次行動中喪生的軍民人數已經達到六百多人。而示威的組織者穆斯林兄弟會則聲稱,在衝突中死亡的平民已經超過兩千多人。聯合國和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國家的政府都已經表態,譴責對示威民眾的鎮壓。

不少媒體很快地將開羅發生的“八一四”事件與二十四年前在中國首都北京發生的“六四”事件進行對比,認為二者都是政府對示威民眾的武力鎮壓,而且都造成了大量的平民喪亡。有的媒體還同時刊登了一幅開羅的一位女示威者只身阻擋清場的推土機的照片和二十多年前北京的王維林只身阻擋天安門前的坦克的照片,以此像征兩個不幸事件的相同之處。

開羅的“八一四”和北京的“六四”確有相似之處。首先,二者都是執政者采取武力對示威民眾的鎮壓;再者,這兩此事件都造成了大量的平民傷亡。在“六四”事件中死亡的平民人數和名單至今仍然是中國的“最高國家機密”,人們的估計在數百人到數千人不等;而已經被埃及臨時政府確認死亡人數在事件發生後的兩天之內已經上升到六百多人,估計這個數字還會隨著時間的推移繼續上升。

這兩個不幸事件之間又有著很多不同之處。最為突出的是兩地而且示威性質不同。北京的示威完全是和平示威,他們沒有推翻政府並且取而代之的政治訴求,所反對的是社會一致痛恨的官場腐敗和中央政府對示威學生秋後算賬的威脅,所要求的只是要求與政府官員對話和憲法賦予公民的政治權利;整個示威活動並沒有一個強大的組織在背後運作,只有由學生倉促組成的而且內部意見並不一致的現場指揮部。事實上,官方完全可以通過非暴力方式結束政治危機。

而在開羅的示威組織者則是組織嚴密的穆斯林兄弟會。穆斯林兄弟會不僅有建立伊斯蘭宗教國家的政治訴求和嚴密的組織系統,而且他們還有著自己的武裝。在示威的過程中,他們武裝襲擊了警察局和軍營,並導致了軍方的傷亡。不僅如此,與中國示威學生要求與政府對話而被政府拒絕的情況完全相反,穆斯林兄弟會則是堅決拒絕與臨時政府對話,這就導致了埃及的政治危機無法用政治的方式來解決。

埃及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事件似乎是因為軍政府上個月初通過政變的方式罷免了民選總統穆爾西所引起的。但是實際上有著更深刻的社會政治背景。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穆爾西在總統選舉中通過微弱多數上台以後,沒有采取民族和解方式解決民眾的分裂,而是通過各種方式發展自己的力量,引起了民眾更大的不滿;他強行通過的修憲公投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選民參加,實際上同意修憲的只有埃及選民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而且在軍方發動政變之前,埃及街頭已經發生了曠日持久的一千多萬人的示威。

軍方政變總不是一個健康的解決政治危機的方式,對於這一點埃及軍方也很清楚,所以在罷免穆爾西之後不斷表明要盡快舉行全國大選,讓民選的政府管理國家。同時軍方和臨時政府也多次邀請穆斯林兄弟會參加對話,共同解決政治危機。遺憾的是穆斯林兄弟會拒絕參與民族和解進程,從而失去了和平解決危機的機會。這是埃及在民主變型過程中的一大敗筆,也是埃及國民的悲哀。 (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