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一个中国就是中共的帮凶

2019-0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就所谓《告台湾同胞书》40年,对台湾恐吓必须接受中共的统一,所谓「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而所谓「统一」与「探索两制方案」,就是要接受「一国两制」,把台湾置于中共的控制之下;在习近平的「讲话全文」清楚见到的,就是两岸关系绝不对等,所谓谈判就是要台湾接受中共的统治,至多这种统治的条件是可「谈判」,而中共不排除使用武力,去促成达到这个结果,由始至终,都只是强盗逻辑。

造成今日的局面的,当然始自民国初年所发明的「中国国族主义」(民族主义);民初时的知识份子,把当时社会遇到的一切问题,全部推给「分裂」、「军阀割据」对待,把一切未来的希望,说是「统一」而强力的中央政府就可以达到;这种想法的背景,是在于抗衡日本军国主义的入侵,然而早就过时了;在1949-1971年期间,退居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一直仍以自己就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代表自居,直至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被中共抢走联合国席位为止;这种政策在当时来说,是可以理解的,但当明显中共抢走了「中国」的代表地位后,台湾却一直怕动摇其「汉贼不两立」政策,继续坚持其「一个中国」政策,结果就是错失「两个中国」的契机。

二次大战后的德国,由四国占领区演变为西德与东德政权;而「两德」当初亦一如台湾与大陆般,视对方系非法政权,而视自己为唯一合法代表;然而双方终于在70年代改变政策,于1973年同时成为联合国会员,以及建交外交关系;事实正说明,「两个德国」政策不但没有影响「德国统一」;反之承认对方后,才有对等的谈判基础;然而在台湾的国民政府,不但未能及早接受美方的建议,即接受联合国有两个中国;当被赶出联合国后,也没有积极争取各国,同时承认民国政府与中共;于是中共自文革「复原」,美国也改为与中共建交之时,台湾就陷于中共的绝对包围与国际疏离之中。

然而国民政府迟至1992年,仍未能认清「一个中国」的害处──在台湾势弱,中国势强时,台湾是要争取承认,而非与中共「竞遂」中国的代表权;因此即使连「各自表述」,最终也只是闭门造车,被中共全面「代表」去;1992年的会谈之中,中共拒绝书面承认「各自表述」,而口头则各执一词,事后语带不焉,去到2000年后就借用苏起的一句「九二共识」而含糊过去;然而中共的九二共识,就只有「一个中国」,没有「各自表述」,国民党等泛蓝的政党,沾沾自喜以含糊其辞为成就,却不知这正中下怀,这才是中共想要的结果。

今日的国际上中共的声音大,而台湾的声音小,台湾接受「一个中国」,各国理所当然把一切打压台湾的行为,都宣传为中国的「内政」;中共以「含糊」的声明统战,一如中共在香港的政策,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最终全面扭曲,如今已不敢再提「五十年不变」、「河水不犯井水」,而改说「全面管治权」、「高度自治不等于全面自治」、「一国先于两制」;而所谓「港人治港」,则沦为「投共港人治港」,或甚至「新移民港人」治港。因此由「一中各表」,扭曲为「一中」,没有「各表」,再淡化为「九二共识」,然后对共识的定义,无论台湾岛内外,都没有共识,结果就是有「一中」是共识,这种做法,正是中共在香港以往透过一些「口号」,再事后修改的做法,根本是一心诈骗,绝不可信。

从香港的教训正说明,白纸黑字的保证,在联合国登记的《中英联合声明》也不可信,何况是一开始就没有的承诺,以及一开始就没有的「共识」;当习近平开宗明义,把「九二共识」定义为「一国两制」之时,台湾就更不应该接受所谓「一个中国」,而是接受现实,即争取「中华民国」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外存在,即「两个中国」的事实,而不是帮中共统战,继续宣传对统一既无助,只有利于中共独裁专政的「一个中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