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中共赶绝香港年轻人政党

2018-01-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共早前透过所谓「人大释法」,即事后变更议员宣誓要求,变相以时光机宣布以往的宣誓无效,取消六名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拖延近年半之后终于进入补选阶段,六个其中四个议席,将会于今年的3月11日补选;中共驻香港的中联办,由以往的幕后走到台前,直接下指令去统合所有亲北京的政党,而民主派虽然内斗暗斗不断,表面看仍团结了多数政党与支持者,透过初选解决了一些分歧;这时又立即再传出,中共打算再DQ即取消其中两位参选人的资格,即九龙西参选的姚松炎,与香港岛的周庭;最后宣称要取消的姚松炎在回答问题之后,成功确认参选资格;而周庭却因其政党的关系,以荒谬的理由被拒参选,令年轻一代「伞后世代」的政党,几乎全军覆没,全部被中共禁止参选香港的立法会。

中共禁止周庭参选的理由,是因为其所属政党香港众志提倡「自决」;港共政府的选举主任在没有查询周庭任何问题之前,就已经宣布取消其参选资格;反之另一位独立候选人陈国强,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期间,曾因其支持港独的立场,被禁止参选,今次却收到选举主任的对其「香港独立」立场的查询。这种双重标准的处理手法,即说明了中共根本就是借此对香港众志作出政治打压,因为香港众志不但从未表态支持香港独立,甚至曾多次攻击港独派,如黄之锋曾嘲弄港独派没有军火也无能力革命,说港独「肤浅」,不但没有国际支持,只是摆激进姿态,以及最终会退潮。因此事实上香港众志从未支持过港独,只是认为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命运而已。

更甚者香港众志的所谓「自决」选项,不是今日搞自决,也不是未来三十年内搞自决,而是三十年后才去自决香港的命运──对于2047年即所谓「五十年不变」后,香港前途问题的探讨;比起陈国强所说的香港独立,或者以往一些参选者曾呼吁「香港建国」等的立场,根本完全不能比;事实上2047年之后香港人要采取甚么政体,究竟是要和中国「一国一制」,还是维持「一国两制」,又或者以甚么形式去和大陆政府维持关系,这在当初邓小平设计「一国两制」时,都属于可开放讨论的问题,那么讨论2047后香港人的选择,又怎么会变成「港独」了?至多是提倡香港人「有权」去表态,当事人甚至多次说自己不支持,以此攻击「自决派」属「支持港独」,可谓「砌生猪肉」。

况且如果香港特区政府,真的中共所声称有「广泛代表性」,能代表「香港民意」,那么特区政府的决定,不应就是香港人民的「自决」吗?难道特区政府承认自己无力代表香港人民?也违反香港民意?难道中共视香港特区政府,有如八十年代的「港英政府」般,是「殖民政府」,作为「三脚凳」而无权代表香港人?何况提出这些主张的,是香港众志这个政党,而不是周庭这个人;周庭却在完全不容许答辩的情况下被DQ,反之其他人却提供了答辩的机会──当然所有人,包括支持港独的人士,都绝不应被DQ,但单从这项完全不合符常理的双重标准,即可见到政治打压的痕迹。中共对所谓「港独」的标准可松可紧,可宽可严,纯粹是对人而不对事而已。

香港的法治已变成了中共的人治,最违反基本法的,当然是中共自己──无论是邓小平承诺的「五十年不变」,或江泽民承诺的「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或者基本法白纸黑字承诺的2007/2008年普选,已经完全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岗;年轻一代的参政之路完全被封杀,看来中共对香港的殖民政策,是打算消灭香港整个世代的年轻人,这和追求政府与社会的政治稳定,完全背道而驰。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