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港共对大学生报复

2019-03-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每年都纪念的所谓「五四运动」,最著名的一幕莫过于「火烧赵家楼」,直至今日仍为中共党组织、共青团以至学校所歌颂所的「中国近代史里程碑」;1919年5月4日,以北京大学等为首超过3000个学生,在对国民政府抗议期间,放火烧了当时外交次长曹汝霖的家,更痛打外交官员章宗祥。事后32个学生被拘捕,北大校长蔡元培为此以营救,三天后全体获释。

然而100年后的2019年,香港理工大学的四个学生,却因为抗议学校无理封闭民主墙一事,而遇到严重得多的惩罚,分别是社会服务令、处罚停学一年,以至最严重的即时退学及永不录取。学生为何与学校教授发生冲突呢?原因只不过是有学生在民主墙张贴「香港独立」的字眼,然后亲共的大学高层,就「收回民主墙」,指「民主墙」用地属于大学本身,然后以红纸覆盖民主墙,禁止学生使用。

这种禁绝校园言论自由的做法,不是发生在中国大陆,不是发生在满清或民初的军阀,而是发生在所谓「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的香港;连在香港的大学都没有讨论、张贴「香港独立」的自由,那么说甚么香港仍是拥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呢?

被判案的四个学生等,因校方封民主墙的行为,冲上办公室与学校高层理论;过程中校方高层想逃离现场,为学生代表所阻挡,继而发生口角、追逐、以至警卫介入之推撞,引致个别学生、教职员等双双倒地;从画面可见,当有人倒地后,场面并没有失控,反是即时得到缓和,即跌倒在地很可能是意外;然而事后香港理工大学,却以违反校规上的「诽谤或袭击或殴打」罪名,指控有学生骂两位教授「收共产党钱」、「舐共」以至一些非粗口的辱骂字句,以至「以身体阻止教授离开大楼」为由,去处罚、开除学生。

令人最无法接受的,就是校方的指控不但极之严重,其处罚亦因而极之严厉,其审判与取证的方法,却非常儿戏──没有法官,也没有辩护律师,纯粹由其「学生纪律委员会」,自行「调查」与得出结论,甚至有结论后更没有上诉机制,这当然会被人质疑,甚至以司法覆核作出挑战:袭击罪与殴打罪,在香港都属于刑事罪行;如果当时有人指控学生袭击,或者殴打教授,为何几乎拍下全程的影片全部不见?如果当时有如此暴力的事件发生,为何没有人报警?

至于所谓「诽谤」,以校方所提供的「证据」而然,则近乎「莫须有」了;为打压「香港独立」的大字报,而全面封闭大学民主墙,而因此被人批判为「收共产党钱、舐共」,绝对属于他人政见与评论的一部份;以此作标准,例如理工大学校董刘炳章,声称学生的行为有如黑社会「刮友」的「感觉」,又是否属一样程度的「诽谤」?出席「江湖人物」的「小桃园饭局」,又是否影响校誉,理应革除其校董的资格?

连在香港的大学校园,校方都可以用到这种污秽不堪的手段,去打压学生使用「民主墙」,即说明香港自由的倒退,已经去到弥留的状态。中共已经不敢再提的「五十年不变」,早已成为了笑话,中共的承诺,绝不可信,偏偏很多人仍幻想自己是例外,由台湾的国民党,到欧洲一些领导人,都非常天真,以为与中共缔结条约可信、可靠。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