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香港人口早已過多

2019-04-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運輸署上星期的文件透露,港鐵有五條線在繁忙時段的路段,於2018年都超出了系統負荷,載客率達113%;至於為解決乘客過多,而更新信號系統工程(早前在測試時發生嚴重意外),工程即使完成,根據港鐵的預計,對其7條綫的整體載客量也只能增加10%,亦即杯水車薪無濟於事;90年代寬闊舒適的車廂,如今只存在於記憶。

今日車廂之擠迫,今日的「非繁忙」,等如廿年前的「繁忙」;今日的繁忙時段所謂「載客」,其擠迫程度卻有如「運豬」而非「運輸」;繁忙時段的車廂,早已取消大量座位,有塞入毒氣室般你推我撞,擠得密密麻麻;上班人士往往浪費時間生命,要等幾班車才上到這種擠迫的車廂,偏偏香港有些權貴卻麻木不仁,一方面又說路面早已塞滿車,要支持鐵路優先政策乘搭港鐵,同時承認港鐵已經去到載客上限無法解決,然後卻仍可說香港人口不算過多,應容納更多移民,彷彿這些「生力軍」不會佔用更多空位似的。

可是這些客觀的事實,卻常被香港有些人挑戰,有些人是因為其「大中華」認同,堅拒承認單程證是特權,再三要強調的真相,就是只有單程證可以在免資產、品格、房屋審查來港家庭團聚,而無資格申請單程證的白人、黑人、台灣人卻要審查,對歧視非中國人問題,這些人每次被問到都只會迴避;另外如學者周永新,則撰文說:「雖言香港有人滿之患;但擠迫的情况看來只限於市區;一旦離開旺市,便未必有這種感覺。」──7條港鐵線有5條載客率超出負荷,在這些權貴竟可無感,用相同的邏輯,又是否可以當醫院迫爆的問題不存在?「雖言香港醫院有人滿之患,但擠迫的情況看來只限於病床;一旦離開病房,便未必有這種感覺」,這種充滿歪理的邏輯,正是香港一些左翼黔驢技窮的托詞。

而社區組織協會的何喜華,甚至搬1798年《人口論》的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出來,指科技大大提升了糧食生產,而令其推論的人口成長極限沒有發生,然後就跳躍到香港沒有人口過多的問題;大家當記得2017年同是社協的施麗珊,在電視訪問聲稱,應要討論政府開發郊野公園建屋的政策,其實就是要再進一步破壞大自然,即透過大量斬樹來建屋──那麼早前左翼廣傳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委員會的報告,指如果再不採取行動去解決地球暖化的溫室效應問題,地球上各種生物包括人類,都將會因而滅絕的警告,難道又是假的?究竟環保救地球優先,還是要讓中國移民湧入香港優先呢?難道這些平日不斷叫人環保的左翼人士,相信「全球暖化」,以至人口過多都只是偽命題嗎?

全地球最大的污染源頭,就是人;一些對人類文明負責任的國家如日本,就是選擇甘願讓人口老化,以保護地球的環境,即使人口老化影響其經濟,也在所不惜;偏偏日本這個良好的例子,落在這些華人甚至是「學者」的口中,卻成為了失敗的代名詞。人口老化又如何?經濟增長放緩又如何?日本老人的生活過得好,還是香港的老人呢?日本青少年的生活環境、居住環境過得好,還是在大陸,或者在香港的青少年呢?

這些左翼平時口說質疑,甚至反對資本主義,卻對資本家的平價勞力念念不忘,不斷為老闆擔心勞工短缺令人工上升,當自己就是大老闆,而不是期望人工上升的打工仔似的;正是這種身為勞工的身份,卻以權貴的思維來思考,才會得出「人口老化」很可怕的結論,加上仇日的思維,走去質疑日本的「人口困局」——要人口,大可以大開中門,去收容非洲與中東戰亂的孤兒,為何所謂「大愛」,永遠都只限「中國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