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愛中國卻要做外國人

2019-06-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一場雷聲大雨點小的的美中之間的「辯論」,的確令那位在中共《中國環球電視網》的女主播劉欣「一夜成名」,然而中國網友卻踢爆劉欣全家,由自己、丈夫與兒子都是外國人。事件在中共的微博愈演愈烈,一些愛國憤青為劉欣竟為外國人而崩潰,而劉欣更被嘲諷為「離岸愛國主義」。

為此中共的《環球時報》,特為其國籍問題對其專訪,劉欣在報導強調自己是「地地道道、百分之百的中國人」,但卻承認丈夫兒子都是外國籍,指責「抹黑」沒有甚麼意思;然而劉欣自己在轉載這段內容時,在微博更留下另一段留言,指「愛不愛中國和國籍根本無關;很多海外華裔還有外國人都很愛中國。中國公民移民海外,只要合法合規,無可厚非,不能和不愛國劃上等號,留在中國的也不一定愛國」云云。

這段文字即被有創意的中國網民,嘲弄為「潘金蓮雖然愛和西門慶出軌,卻不代表不愛武大郎——即婚外情仍然可以愛丈夫,留在丈夫身邊也不一定愛丈夫」云云;這嘲諷當然很快就被中共的系統刪除,卻完全擊中了上述歪理的要害!事實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雙重國籍,為何中國政府不承認中國人可以有雙重國籍呢?就是中國不接受所謂的「雙重效忠」,對中國而言,人民只可以選擇一國來效忠;如果愛中國,那麼請身體力行,放棄外國籍,去中國做個「真正的中國人」;如果愛外國的生活,就放棄中國籍,不要幻想繼續做中國人,這就是最簡單的真理。

然而為何大量海外華人,都可以無視這種國家認同的衝突,甚至從來不當是問題?原因就是中國人的國族(民族)主義,相當於其他文化下的宗教。「中國」對很多華人來說,是自小被洗腦的結果,他們把「中國」視為「母親」甚至是「祖宗」,古人對天地的敬畏,如今變成了這些人對「國家」的敬畏;這是宗教式的認同。而別的國家、國籍以至國民身份,對這些人而言,只不過是生活需要的工具。

這些人對「中國」的認同,就有如那些宗教狂熱者對其信仰的認同——「祖國」就是他們的宗教!因此這些人可以一面申請入籍,唱其他國家的國歌,宣誓對其他國家效忠,卻同時仍然深信自己對其「祖國」的熱愛,沒有減弱過,甚至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種荒謬的言辭。然而對其他人而言,從此對華人能否效忠別國產生疑問,後果當然是災難性的——就是被國際全面不信任——既然國籍、國民身份以至入籍儀式,對「中國人」然言,都可以是口不對心的虛假,那麼叫人如何信任華人,能夠成為別國公民?

西方的國族主義,自二戰的納粹德國以來,早就拋棄了種族主義,但華人卻至今仍然歌頌種族主義,連在香港的幼稚園教科書,仍可以公然教導甚麼「黑頭髮、黑眼睛與黃皮膚」,其根源錯誤是華人文化仍把種族與國族劃上等號;最近一宗澳洲驅逐剝奪中共間諜者的國籍與居留權,即引來華人示威,說是被「歧視」!真相就是製造出這種不信任者,就是華人自己,長期當其他國家是傻的,享盡人家國民的福利,卻不願效忠;要做中國人,那麼遲早令華人被集體「請回國」,一切都只是自取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