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103萬人反送中 港共一意孤行

2019-06-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繼1989年的聲援天安門學生的示威,及2003年七月一日的反廿三條(基本法國安法)示威後,在剛過去的周日即2019年6月9日,香港再來一次史無前例的示威,主辦機構民陣說參加人數有103萬人,而當年有份參與反廿三條的遊行者,都指出今次參與者不會少於2003年的一次;由於遊行人數眾多,香港的鐵路系統也無法負荷,港島多個地鐵站要間歇性封閉,由尖沙嘴到旺角一帶的地鐵站,甚至將軍澳線過海的地鐵,也一度延遲以至暫停閘機入閘,以減少進入月台輪候的人流;遊行由下午二時多提早出發,到當晚十時才結束,香港人不是未試過,就是很久未有試過對政府如此憤怒。

然而比起2003年連續三日不敢面對記者,只敢回應「早晨」的特首董建華,今日的特首林鄭月娥,在即晚就出新聞稿說議案將在6月12日星期三「如常審議」,即對過百萬人的示威都充耳不聞;消息傳出約一小時後,一直參與和平示威克制的「行動派」,於立法會發起衝擊的行動,與警員發生追逐戰後被包圍,直至早上六時左右。近幾年內鬥嚴重的香港民主陣營,亦難得只有零星爭論,無論「文鬥派」或「武鬥派」都相對團結,沒有自亂陣腳,可謂一大進步。

過百萬人示威,當然參加者包括了很多以往不是如此關心政治,又害怕混亂的示威者;這些人以往大多對政治冷感,害怕衝突與混亂,希望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就可以令政府「收回成命」;這種想法當然是天真,但畢竟這是一種政治覺醒的學習過程。當政府拒絕聆聽,這些人就是民主陣營的潛在支持者,一如2003年後親共陣營在選舉中崩盤的現象;然而遠水不能救近火,不但目前香港的議會只有半數是直選,而且在中共殖民政權不斷透過殖民與DQ參選人的方式,議會的作用愈來愈小,因此很多人認為「和平」不能解決問題,要「升級」去癱瘓政府。

有些人常說,有過百萬人反對政府,在全世界任何民主國家,其政府都必然倒台;然而問題的核心,即在於香港既沒有民主,而且其政府只不過是中共的傀儡殖民政權。目前香港的民意,不具備成功革命的條件;然而香港即使發生革命,其下一個敵人必然是中共的佔領軍,以及深圳河對岸的軍隊,一如在1956年的匈牙利,以及1968年的捷克一樣,其政府變天後,即遇到來自蘇聯與其華沙公約國軍隊的威脅。

因此目前香港的抗戰,即局限在「一國兩制」的範圍內,借各國施壓以時間換取空間,冀望爭取世界各地的支持,令世界各國能夠最少在經濟問題,向中共施壓,又未至於令中共主動放棄與摧毀其「國際金融中心」;這是一條知易行難的道路。香港要爭取地球各良心者的同情,無論是對港人伸出援手,或者在制裁香港政府時,同時會考慮如何減少對香港市民的影響。

1989年六四屠殺後,英國才推出了5萬個家庭受惠的「居英權計劃」,接近20萬香港人因此得到居英權;經歷近年如雨傘運動等港人積極抗爭的運動後,如黃台仰李東昇才能成為德國庇蔭的政治難民。在時機未至時,香港人的抗爭或者沒有直接的作用,卻最起碼為了付出者打開了世界關注、同情以至庇護的大門;特別近年中共國不斷橫挑強鄰四處點火,香港人最起碼要令世人認識,了解香港人同樣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等核心價值,而非助紂為虐的國族主義者。自己香港自己救,救不到香港,也要救其他為香港付出的香港人,這就是如今抗爭運動的最基本戰略目標。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