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國際戰線勿自亂陣腳

2019-10-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星期末美國國會網頁,更新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消息,把草案提前交上國會,然而美式字眼 “Suspension of the rules” 引來了香港網民與政界的一陣恐慌,以為是要「暫緩」,到後來才發現擺了烏龍,原來是「擱置爭議程序」加速表決;這種英式與美式字眼相反的例子,其實早已遇到,香港人用的英式寫法 “to table a motion”考慮(通過)一動議,在美國卻反而解為「暫緩、延遲」此動議,是「攤凍」在枱面的意思。雖然香港主體為英式英文,但部份用法卻參考了美式,於是對兩者差異更混淆;類似的疑雲,既反映了以往香港忽視國際政治的視野,亦反映了香港人面對目前的困局,感到無助的神經緊張,把香港的希望,幾乎都寄托在國際聲援上。

從中共先對NBA文攻武嚇,到最終自行撤除杯葛,重新播放NBA熱身賽;從中共對美國高叫貿易戰必是輸家,到最終與美國達成初步協議,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中國如今最怕的,只有美國。因此目前能夠真正幫到香港人的外援,大家也寄望在美國。然而香港有些人卻把美國這個民主國家,視為總統一言堂的國度,幻想美國的侵總統(特朗普)決定一切,這顯然不是事實;從近日美國從敘利亞撤兵,以至土耳其立即出兵,攻擊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人(Kurds)一事,有人整理過侵總統近年對庫爾德人相反態度的發言,可見只依賴一個總統,或只靠一個政黨,其風險是極高,那些 “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特朗普總統請解放香港)的標語既脫離現實,而“Defend our constitution” (保衛香港憲法)更加是不知所云,要守衛的是在聯合國登記的國際條約《中英聯合聲明》,而不是中共自己所寫以及任其解釋的《基本法》。

1979年1月1日美國卡特總統與台灣斷交,改為承認中共,結果美國國會就在3月通過《台灣關係法》,特別是保障對台的售武,來制衡總統與中共結交;在六四屠殺後仍然親華、對中國保持善意、在任內多次阻止對台軍售,因此被喻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國前總統老布殊(布什、布希),亦遇到國會通過《1992年中國學生保護法案》去保護六四民運人士,以及今日香港人的護身符《美國──香港政策法》;這兩條法案的起草人,正是今日美國的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佩洛西),以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Mitch McConnell(麥康奈爾)。因此長期以來監督中共,以及制衡美國總統親華政策的,都是美國國會。為何有些人邊說要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另一邊卻不是遊說國會,卻搞錯目標為侵總統?這不是「烏龍」,就是故意「帶錯路」的「陽謀」。

以往國際新聞在香港不受重視,結果就是類似的道聽途說,好似「性交轉運」可治千年蟲、可「永續基本法」一樣迷惑人心。在互聯網年代,特別是美國有這麼多的企業與人員在香港,美國當然掌握得到目前香港的情況,而不是靠所謂的「傳話人」的「匯報」;問題不是美國不了解香港,而是香港人不了解美國,因此要急起直追的,其實是我們香港人自己。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