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 香港急转直下

2017-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主权移交二十年,香港的情况已经随著国际形势急转直下,和以往的「东方之珠」距离愈来愈远,邓小平当年曾经说过︰「中国人的说话是算数的」,然而真相就是,中国人说话从不算数,而香港变得愈来愈陌生。

台湾三名学者来香港的中文大学,出席《殖民香港︰由英殖时期到特区年代》的学术研讨会,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副教授、现为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吴睿人,与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两人竟被中共拒绝入境,这显示香港的出入境自由已经倒退到,不但社会运动者会禁入境,英国保守党的政治人物被禁入境,甚至连学者研究香港的政治议题,只要中共不喜欢,就会立即禁止入境,那么香港还馀下多少的学术自由呢?是否下一步就连研究也要一如中国大陆的大学一样,受到政治的规管与规限?香港还是否适合作为「国际大都会」?或者作为国际的学术研究中心?「中国人的说话是算数的」,再次证明是一句笑话中的笑话,说好的「五十年不变」呢?才二十年,一切都变了质。

同样是「专上学院」的「香港专业进修学院」,这间大专在上星期六(12月16日)举行毕业礼,立即就以中共已通过《国歌法》为理由,根本未适用于香港的情况下,粗暴干预学生的坐立自由;由于有两名学生拒绝向邪恶政权站立,引发十多位学生声援,最后校方拒绝继续举行毕业礼,直至赶走学生离场为止;「不配合强奸」的国歌法未实行,校方已经强行把拒绝配合的学生,视为敌人去针对;事实上学生既没有干扰仪式进行,也没有嘘中共国歌,那么是否他日在香港球场上,或马会的赛马之中,只要有一人拒绝站立,就要停止比赛?

这种强制他人站立的行为,远远比起以往「嘘国歌」,更入侵个人自由的领域;将来人大把「习近平万岁」五字写在宪法,又是否每一个生活在香港的人,都必须向习近平敬礼,再高叫「习近平万岁」?英国人在统治了一百五十几年,从来不会强制香港人唱英国国歌,或必须对英女皇敬礼,甚至从来不强迫你成为「英国人」,为何中国却要迫人做中国人呢?为何中国要强制别人起立呢?这就说明了,为何台湾学者来港会被禁──因为中国管理的行为与手法,比起所谓的「殖民政权」英国,更加似一个真正的殖民政权,题目揭露了真相,所以殖民政权就要禁止学者入境,这就是香港正面对,那些大中华主义者不断想回避,却无法再逃避的现实。

从上述事项的转变,以至上年底起连续取消六名民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再藉此于上星期修改香港立法会的议事规则,令香港立法会议员的权力再减少,连发言以及拉布的终极武器都被废止,说明香港问题已经去到了最后的阶段,即所谓「一国两制」,已经进入回光反照的阶段,只馀下所谓「国安法」的基本法23立法,那么香港就要在地球上的自由世界除名,沦陷成为极权统治下的一个都市。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