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一場普選的鬧劇

香港特區政府目前正大張旗鼓地展開2012政改諮詢,特區政府一眾高官均拚命解話,形容這是個在中央框架之下,特區可以爭取到的最大的民主空間的方案,既符合人大常委的「循序漸進」要求,又把香港的民主往前推進一大步。

2009-11-25
Share

事實果真如,香港便嗚呼哀哉。想深一層,也真是的,北面的老祖宗六十年都還沒有實行的民主政治,你小小一個香港特區,只有七百萬人憑甚麼可以例外?搞清楚這點後,我們對這次所謂的政改諮詢的本質洞若觀火,對其結果也是不會樂觀的。

我同意民主黨創黨黨員司徒華老先生獨樹一幟的見解,中共是不會因為香港泛民主實行五區總辭再參加補選實行自以為是變相的全民普選的。這純屬自欺欺人的做法,確實一點作用也沒有。這樣做,除了為隨之而來的來屆立法會議選舉造勢之外,對中共真的影響不大。
中國俗語說:「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中國人在政治上的盤算比鬼還要精。你玩總辭,自然有人見縫插針。上週日自由黨前主席田北俊已按捺不住這股急切補位的心情,向傳媒講了出來。當然,總辭行動對香港市民會有一定影響,但如果泛民立法會成員以為可以和當年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反對廿三條立法相比,就肯定大錯特錯。

五十萬人「七一」上街,是因為廿三條惡法如刀架脖子,再不發聲反對,惡法一旦通過,永不超生。當天五十萬上街遊行的市民,大部份是感受最深的年青的中產者,更值得注意的是一批年過花甲,從不上街遊行的老人家,在忍無可忍之下,頭頂曝日,忍著三十多度的高溫,用身體語言,寫下「哀的美敦書」。北京如再不採取應對措施,硬要通過惡法,官逼民反就會在香港上演。

但這次和「七一」上街情況有些不同,泛民的議員們被逼到一角,無計可施。挺而走險,用這種類似一拍兩散,魚死網破的拚死打法,有點近乎盲動。惟其魚死網不定會破,一拍未必會兩散。泛民可能會在後來的補選中取得市民的更多的支持,但也可能被官方動員而來的以政治面目出現的大大小小政治爬蟲,甚至政治臉目模糊不清,打著為地區選民爭取實利的地區利益派有可乘之機。五區總辭,看似壯烈,卻彷彿一個小孩在惡父面前,有理說不清,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情急起來在地下打滾,胡打蠻纏,以求一搏,到頭來還是甚麼都得不到。

司徒華老先生是位長期愛國人士,也是當年共產黨信用的左派營壘的中堅。他深明共產黨的鬥爭策略。他的分析絕非亂說八道,而是多年鬥爭經驗的智慧。如果北京真的有意在香港實行民主政治,就不會在立國六十年後仍然以國家安全法去對付敢於揭發各地黑暗的維權人士,就不會仍然堅持實行報禁和新聞封鎖。

且不說在全中國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就連香港這樣一個有一定民主政治基礎的社會,也要千方百計保留功能組別,以保證在立法方面有絕對的控制權。而民主黨遲遲未能就派否代表參加五區總辭表態,主要出於同一顧慮,擔心失去立法會的議席,連建制內最後一點陣地也失守,也屬情理之慮。但即使民主黨不派人參與總辭,也可以支持其他泛民黨派的總辭,以示爭取普選的共同目標。以免給人有可乘之機,挑撥泛民各派之間的關係。

至於曾蔭權特區政府是次的表現,一如所料,這個不用向香港人問責的特首,所做的跟他的洋名-當奴(Donald)一樣,活該當家奴。其所作所為祇能按照北京的要求而做。如果他有半點偏離軌道,奴才就當不成了。所以,他的新增一百個區議員議席的建議,似乎真的是經過他和他的那批幕僚費煞苦心想出來,用來哄騙香港人的。用主管政制事務的局長林瑞麟的話來說,已是民主空間的極限了。用這樣的極限就想引我們上當,也虧他們想得出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