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华人文化身份当下面临的价值抉择

2020-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作为活在当今世界的华人,不论你国籍所属何处,都很难否认自己在文化身份意义上是「中国人」,或是Chinese。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异国他乡仍说汉语的华人,即使不情愿,也不能不面对这样一种尴尬,那就是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总是把你看作Chinese。正因国籍易改而文化身份难改,所有政治和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或华人,在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与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进行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价值对决之际,都无法回避这样一个重大的挑战,那就是在习近平代表的价值和美国代表的价值之间做出明确的抉择。

可以理解的是,很多华人自认能够、且应该去回避这个抉择,因为他们相信这两个价值体系不仅可以共存,且应该共存。但我想强调的是,由于中国病毒全球大流行,习近平的「中国梦」已经演变成一场祸及全人类的「中国噩梦」,此时再不与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梦」割席,就意味著要抵制乃至对抗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甚至是对抗人类最基本的交往准则。也就是说,时至今日,习近平的做为已令两大价值系统再无共存的政治空间。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习近平不仅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直接伤害,且无意承担政治责任。为此,他不惜把个人进退等同国运兴衰,甚至不惜以核战威胁来逃避他作为中国领导人对整个世界应承担的责任。他的这种态度,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当年希特勒宁让整个德意志民族毁于战火,也不承担发动战争的责任。

那么,习近平能让多少国人甚至是华人像当年千百万计的德国人那样,为他陪葬呢?这当然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习近平个人的性格和运气,但有一个决定性的重大因素,就是国人和华人中那些把政治大一统的信仰与习近平的进退连在一起的人,未来起甚么作用。对深信政治大一统的华人来说,这个信仰是中国文化身份最核心的价值和文化基因,在他们看来,习近平把这个价值实践到了极致,是中国国运昌隆的重大标志,所以,无论出多大错,犯多大罪,习都不能承担责任,因为这关系到天命和国运,尤其关系到国家会不会分裂。大一统之不存,则中国人的文化身份就没有了支撑,而习近平的进退,直接关乎大一统的中国梦,关乎每个文化中国人的身份价值和存在意义,因此,任何其他的意识形态和价值都不能与之匹敌。

在其他文明看来,这种中国逻辑不仅极为荒谬和难以理解,也非常危险,因为「政治大一统」的价值可以高于甚至否定一切人类的基本价值,包括生命尊严,诚信和对等交往等等。但是,信奉这种理念的华人确实大有人在,否则不可能解释习近平现象。当下最突出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港台「蓝丝」,尤其是台湾国民党中的死硬统派。尽管央视主播羞辱王金平赴台参加「海峡论坛」是「这人来求和」,国民党中仍有人坚信,为了「大一统」,受辱亦应在所不辞。可见,对很多华人来说,即使生活在自由的开放社会,要摆脱「大一统」的心结,仍非易事。

华人价值抉择之难,其实不在道德是非和善恶之辨,而是难在建构一套去「政治大一统」的中国叙事,指明中国文明的出路。国民党若还想在「后习近平时代」有所作为,就要面对这个挑战而有所建树。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