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拜登當選對美國不利


2020-11-03
Share

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有關拜登家族的醜聞並非如許多反特朗普的人所期望那樣,是一個純粹由干擾美國大選的外部勢力編造的故事,而是一個可能嚴重威脅拜登本人形象和信譽的重大案件。這一發展令我不得不得出這樣一個判斷,那就是拜登若在這種情況下當選,對美國、包括對兩大黨及拜登本人,都非常不利。我相信,不少人,包括沒有出來挺拜登的克林頓夫婦,都已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拜登為自己高齡出選總統辯護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他能把美國社會重新團結起來。雖然很多人質疑他能否做到,但有了現在這個醜聞,可以肯定他不但不可能團結美國社會,而且很可能因這個醜聞而令美國陷入更大的分裂和政治困擾中。也就是說,不論拜登有多少良善的願望,甚至是好政策,他的治國能力已經遭到這個可能牽涉到他本人的醜聞摧毀性的打擊。有些反對特朗普的人會說,拜登再有問題,也比特朗普連任要好,因為特朗普對美國和世界的危害實在是太大了。我不能同意這個觀點。試想一下,如果在民主黨初選時,拜登家族的醜聞就被曝光,拜登還有可能成為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嗎?

被醜聞纏身的拜登,不僅可能一上台就成為「瘸鴨總統」,因而很難推動國內政策的重大變革,而且,在當前美中對抗既危險又微妙的格局下,他的對華政策也會陷入極大困境。最大的危險,就是拜登找不到好的「對華團隊」,因而無法設計出一套比較系統並得到兩黨一致支持的對華策略。這就很容易讓習近平以為有機可乘,做出後果嚴重的冒險選擇。對比之下,如果特朗普當選,他反而有機會做出拜登不可能的成就。這個判斷是基於這樣兩個因素,第一,特朗普本來就不是職業政客,因此更容易超越黨派利益,第二,他再無連任壓力,因此可以更加放手地推動職業政客難以推動的重大改革。也就是說,他唯一考慮的是自己的歷史地位,而不受黨派和意識形態的太多約束。

當然,期待特朗普能夠解決所有美國的重大問題是完全不切實際的。事實上,由特朗普上台啟動的美國政治革命還剛剛開始。特朗普若當選,他將是美國政治領袖世代交替的交棒者,也就是說,下一任美國總統將一定來自新世代。特朗普會給哪個黨的新生代創造更多機會?我認為未必是共和黨,也就是說,特朗普當選未必對民主黨的未來更不利,而拜登當選,則有可能給民主黨帶來長久的傷害。

歷史沒有必然,特朗普若連任並非對美國意味著未來一定更好。但從常識出發,我們可以推論,特朗普和他的團隊,四年來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學到了其他方式不可獲得的知識,拜登和他的團隊雖然非常需要這些,卻不可能、甚至沒有時間學到和掌握。這包括對付習近平和他領導的中國的心得和經驗。這個差別,不僅對美國非常重要,對整個世界也非常重要。因為拜登被中共相關的醜聞纏困,加上他的團隊經驗和知識不足,將大大增加自由世界聯合起來應對中國挑戰的難度。

而在我看來,應對習近平領導的中國的挑戰,其實是下一個美國總統治理國家和領導世界最關鍵的主題所在,這不僅涉及到美國的根本利益,更涉及到台灣、日本、東南亞等地區和國家的根本利益。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