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拜登当选对美国不利


2020-11-03
Share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有关拜登家族的丑闻并非如许多反特朗普的人所期望那样,是一个纯粹由干扰美国大选的外部势力编造的故事,而是一个可能严重威胁拜登本人形象和信誉的重大案件。这一发展令我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判断,那就是拜登若在这种情况下当选,对美国、包括对两大党及拜登本人,都非常不利。我相信,不少人,包括没有出来挺拜登的克林顿夫妇,都已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拜登为自己高龄出选总统辩护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他能把美国社会重新团结起来。虽然很多人质疑他能否做到,但有了现在这个丑闻,可以肯定他不但不可能团结美国社会,而且很可能因这个丑闻而令美国陷入更大的分裂和政治困扰中。也就是说,不论拜登有多少良善的愿望,甚至是好政策,他的治国能力已经遭到这个可能牵涉到他本人的丑闻摧毁性的打击。有些反对特朗普的人会说,拜登再有问题,也比特朗普连任要好,因为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我不能同意这个观点。试想一下,如果在民主党初选时,拜登家族的丑闻就被曝光,拜登还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吗?

被丑闻缠身的拜登,不仅可能一上台就成为「瘸鸭总统」,因而很难推动国内政策的重大变革,而且,在当前美中对抗既危险又微妙的格局下,他的对华政策也会陷入极大困境。最大的危险,就是拜登找不到好的「对华团队」,因而无法设计出一套比较系统并得到两党一致支持的对华策略。这就很容易让习近平以为有机可乘,做出后果严重的冒险选择。对比之下,如果特朗普当选,他反而有机会做出拜登不可能的成就。这个判断是基于这样两个因素,第一,特朗普本来就不是职业政客,因此更容易超越党派利益,第二,他再无连任压力,因此可以更加放手地推动职业政客难以推动的重大改革。也就是说,他唯一考虑的是自己的历史地位,而不受党派和意识形态的太多约束。

当然,期待特朗普能够解决所有美国的重大问题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事实上,由特朗普上台启动的美国政治革命还刚刚开始。特朗普若当选,他将是美国政治领袖世代交替的交棒者,也就是说,下一任美国总统将一定来自新世代。特朗普会给哪个党的新生代创造更多机会?我认为未必是共和党,也就是说,特朗普当选未必对民主党的未来更不利,而拜登当选,则有可能给民主党带来长久的伤害。

历史没有必然,特朗普若连任并非对美国意味著未来一定更好。但从常识出发,我们可以推论,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四年来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学到了其他方式不可获得的知识,拜登和他的团队虽然非常需要这些,却不可能、甚至没有时间学到和掌握。这包括对付习近平和他领导的中国的心得和经验。这个差别,不仅对美国非常重要,对整个世界也非常重要。因为拜登被中共相关的丑闻缠困,加上他的团队经验和知识不足,将大大增加自由世界联合起来应对中国挑战的难度。

而在我看来,应对习近平领导的中国的挑战,其实是下一个美国总统治理国家和领导世界最关键的主题所在,这不仅涉及到美国的根本利益,更涉及到台湾、日本、东南亚等地区和国家的根本利益。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