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定於一尊的黑洞效應

2019-0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周,李克強為鼓勵與會者獻策以扭轉加速惡化的經濟形勢,竟然說出不怕聽「扎心」的話。雖然這場明顯的「座談秀」不免要嘩眾取寵,卻真實地反映了北京今天面對的尷尬現實:經過七年不斷集權,習近平把這個國家帶入了巨大的經濟和政治困境,令所有人都很難幫他,也很難幫這個國家走出困境。

習上台以來,不少人以「不集權不能做大事」為由,替習近平的種種作為辯護。這些人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解釋習的集權越是成功,中國的局面反而越糟?一種解釋就是他集權其實並不成功,因為他沒有自己的人,官僚都不聽他的。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不接受這種解釋的人越來越多。於是有人強調,習的方向完全錯了,他本來該向右轉,結果是向左,集權的效果只能是越來越糟。這種解釋認為,如果習近平不接受左派的主張,而是接受右派的主張,中國今天的局面就不會這麼糟。且不說習近平是否可能接受右派的主張,我認為他的主要問題並不是意識形態太左傾。事實上,在幾十年「官家」主導的市場化之後,左右兩派都有理由不滿,也都有推動自己主張的政策空間。而習近平最大的問題是,他不想給任何人政治空間,既不給右派,也不給左派。因此,今天對習近平不滿的不僅有右派,也有真正的左派,尤其是青年一代中新生的左派。

左右之爭是推動現代國家和社會演化最基本的內生動力,雖然各國歷史和文化差異會對左右之爭帶來重要影響,但不容置疑的是,每個國家和地區的左右之爭,都逃不掉全球的鐘擺效應。中國青年一代中左派的出現和美國青年一代中左派比例的上升,意味著三十年右派強勢之後,左派意識形態的回潮有可能成全球性趨勢。對此,自由派感到憂慮是有道理的,因為20世紀的教訓就是,強調平等的左派很容易被主張極權主義的強人利用來壓制自由。

習近平就看到了這樣的機會,但他不遺余力地追求「定於一尊」,結果是產生了一種他完全失去控制的效應。我試圖用「黑洞效應」來描述這種效應,是因為習近平雖然成功地把更多的國家權力集於一身,但是在這個集權過程中,他摧毀了國家賴以運行的各種權威資源,從而不僅給他個人,也給整個國家帶來了很大的危險。習近平改變鄧小平擱置釣魚島的決定,不僅惡化了日中關係,而且傷及了中國的國家信譽,而國家信譽是國家權力重要的權威資源;南海問題更是如此,從根本上改變了美國的對華戰略方針。從深化干預到直接操縱香港政治,到越界執法,習近平又完全動搖了一國兩制的承諾。反腐雖然大大幫助了習近平的個人集權,但代價是中國的司法權威進一步掃地。

最後,習近平在個人集權過程中又動搖了整個軍隊和官僚體系的組織權威資源。官僚體系的權威資源主要不是官僚的德性,本質上也不是國家領導人的個人信任,而是他們每個人都不能不服從的一套具有專業性和公共性的「規矩」,這種規矩雖然會影響辦事效率,但也保證了基本的公共職能得以實施。習近平為了集權,要求文武官員把對他個人的忠誠或恐懼置於服從組織規則的權威之上,不僅激勵了「不作為」和「軟抵抗」,而且帶來了整個國家機器「脆斷」的極大風險。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