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刘鹤亮相与中国金融危机的挑战

2018-0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率中国代表团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会,意味著他将担纲主管中国经济的重任。所有关注中国经济的人都知道,今后几年,他面对的最大挑战将是应对中国的金融危机、尤其是债务危机的爆发。

中国金融危机恶化到了什么程度?有人认为,中国金融危机已经越过了一个重要的临界点,如果继续加大杠杆率,主要的债务人,也就是地方政府和国企,总体上已经没有能力支付巨额的利息。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当局的两难就在于,如果强行降低杠杆率,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就会马上爆发,而如果继续让银行保持较松的银根,则意味著巨大的通胀风险和银行的系统性风险。

两难之下,中央当局将不得不做出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都更加难以控制的抉择。最近中国传出来的一些消息,让我们看到了当局决策的一些端倪。为了在降低杠杆率的同时,避免地方财政危机恶性爆发,中央当局必须找到一个额外的财源,来支付对地方财政的补贴。因此,我对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最近讲话的解读就是,中央当局已决定对这些年来资产急剧膨胀的“金融集团”开刀,主要目的就是没收这些金融大鳄的巨额资产,以支持中央财力补贴地方,并改善银行系统的资产负债表。这一抉择的政治风险难以预料,其中包括刺激一些权贵做出类似郭文贵或王立军那样戏剧性选择,至少,会加大权贵向海外转移和隐匿资产的驱动。

不过,对决策者来说,真正的挑战是已经严重腐败且低效的中国银行系统。打击金融大鳄、没收他们的资产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金融危机恶性爆发还是迟早会发生。那么,肩负重任的刘鹤是否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了方案呢?这将是本次达沃斯论坛上各界关注的焦点。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中国金融管理决策高层有一种主张,那就是通过大胆对外资开放,解决中国银行业的问题。我的判断是,刘鹤主管中国经济尤其是主管金融,增加了这个选择的可能性。我的这个判断是基于这样几个理由︰一,刘鹤深得习近平的信任,二,刘鹤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信仰者,与支持中国模式的西方学界和专家有多年深入交往,因此,有渠道得到海外利益集团的信息与专业知识的支持;三,像习近平一样,刘鹤是大一统政治秩序的信仰者,相信这种集权的政治秩序可以支持市场经济,但是,他们也不得不面对,在这种秩序下内生发展的银行体系,不可能通过内部竞争来解决腐败和低效的难题。事实上,那些主张大胆引进外资的高层精英,正是看不到解决银行问题的出路,才想到引入外来竞争的办法。最后一条理由,银行危机已经相当紧急,拖下去风险极大。

由此提出的问题是,在中国内部和外部危机日益加剧的情况下,国际资本愿意来冒这个风险吗?其次,即使外资愿来,这个办法能解决中国银行体系的固疾和积弊吗?我的判断是,只要有钱赚,总会有人来,但目前中国各种危机蕴含的高风险,更容易吸引机会主义的投资者。至于这个思路能否成功,我的看法是,外资主导中国金融和银行体系的改革,有可能帮习近平推迟重大变革,但不大可能减小中国危机爆发的风险,因为机会主义的外资,不可能为中国的变革提供积极的思想和组织资源。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