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扫黑」考验习近平的治国理念和执政能力

2018-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决定在中国展开一场「扫黑除恶」运动,这个运动将成为对他的治国理念和执政能力的一个严峻考验。

多年来,中国地方和基层治理的黑社会化,一直呈愈演愈烈之势,那么,他为什么选择在自己第二个任期,而不是更早就开展这个运动?这显然与习近平不得不首先巩固自己的权力有很大关系。权力不稳,其他问题都很难排上日程,于是金融和地方及基层治理这两个危机的恶化,都成为习近平集权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正如一些评论指出的,习近平“扫黑除恶”与他强力反腐一样,有非常直接的政治动机,比如说清洗政治对手在政法系统的势力,也会有类似当年薄熙来重庆打黑的财政动机,也就是从那些受到政敌保护的地方富商和黑恶势力中,夺得一笔数量可观的财富,以缓解地方财政的危机。但是,“扫黑除恶”毕竟与高层打虎有重大区别,因为这个运动必然触及底层社会的权力和利益结构,因而涉及到社会基本秩序的稳定。因此,如果此次“扫黑除恶”的结果是加剧社会秩序的危机,将会给习近平带来更大的麻烦。

应该说,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原因之一,与习近平偏爱中央集权的治国理念有很大关系。习近平为了巩固个人和中央的权力,避免选拔任何有个人魅力的官员担当地方大员的重任。这一点对于“扫黑除恶”非常不利。我们都知道,在法治不彰的中国,要在地方“扫黑除恶”,必须靠有道德威望和个人魅力的“包公”式人物。也就是说,没有强龙,难压地头蛇。

但如今举目四望,在中国的大员中可以说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强龙”。我相信,这将会给习近平的“扫黑除恶”带来相当大的难题。北京的蔡奇出师不利,虽然给习近平带来很大的政治损失,但习不敢处置,说明习近平已经认识到,他如果像当年胡锦涛在非典爆发时那样撤掉自己的爱将,就更加无人勇于任事了。但如果地方大员“扫黑除恶”都像蔡奇驱赶低端人口那样乱来,局面也将难以收拾。总之,如今习近平重用的地方大员,既无地方根基,又无个人魅力,会给“扫黑除恶”带来很大变数。

“扫黑除恶”的另一个难题,就是中国经济已深陷困境。在前些年地方政府财力充足的时候,官场中有一句话很流行,就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恰恰是,钱本身成了问题。在财政动机推动下的“扫黑除恶”,必然会带来类似李庄案那样以黑打黑的司法黑暗,但在经济增长乏力,就业越来越困难的今天,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就是,扫黑除恶可能危及许多小人物的生计。不难观察到的一个现象就是,有越来越多人的生计,事实上与黑恶势力的各种非法经营活动密切相关。

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扫黑除恶”一开始推而不动的可能性不小。这是否意味著这场运动会不了了之呢?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没有法治的社会,黑恶势力是一种恶性肿瘤,不可能像法治社会那样,成为正常秩序能长期忍受的一种病症。因此,在中央对各省大员的高压下,“扫黑除恶”终成风暴也是难免的事。到那时,没有司法公正程序约束的所谓监察机构是否能控制住局面,习近平还能不能守住不轻易开杀戒的底线,中国的基层秩序能否承受住一种人人自危、为自保而相互加害的局面?都将是习近平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和挑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