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后「武汉肺炎」时代展望

2020-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从习近平2020年1月7号做出隐瞒武汉疫情的决策,到全世界进入近乎停摆的「紧急状态」,前后不过两个多月时间,而我相信会有数以十亿计的人感到恍如隔世。可以说,「武汉肺炎」的爆发和全球传播,是一次真真切切的「地球村」体验,那么,这个规模前所未有的「集体时间经验」,对未来意味著甚么呢?虽然有太多人还顾不上思考这个问题,但事实是,后「武汉肺炎」时代的到来并不遥远,而是指日可待。于是有人预测,人类将因这次中国病毒的全球大传播而经历一次与世界大战可比的大规模灾难。(见《苹果日报》3月15日发表的署名范畴的文章「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开打」)

坦率地说,我相信后「武汉肺炎」时代全球爆发大灾难的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但我也相信,这种可能性也是很多人不愿接受的。那么,在接受大灾难会来临的前提下,人类前所未有的「地球村」经验,有没有可能激发出一种对抗全球大灾难的集体行动,也就是一种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协调推进的全球大变革?换句话说,这一次人类共同经历的「地球村」经验,能不能带来一种此前所没有的积极的可能性?我的看法是,我们不仅不应该排除这种可能,而且应该努力争取这种可能。

那么,有甚么理由来支持这种想像并非乡愿,而是一种值得去追求的前景呢?我想到了三个理由。第一,对抗全球性大灾难的主力,是千禧代年轻人。近年来,这一代人的政治能量和成熟度被低估了。原因之一是他们似乎太专注于「气候变暖」这样的议题,而不是更传统的议题。不过,香港和台湾的青年一代在2019的突出变现既有代表性,也有特别重要的全球意义。这是因为中国在后「武汉肺炎」时代的全球变革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我的判断是,「武汉肺炎」的集体经验,有助于中国大陆的青年一代理解和认同香港和台湾同代人的自由诉求。自由的基础是自治,中共和习近平对自由和地方自治的压迫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很多大陆青年仍不能理解这种压迫的灾难性后果。与「武汉肺炎」直接相关的李文亮悲剧之发生,已经并将继续改变许多年轻人的态度。这种转变一旦开始,其速度和后果将超出许多人的想像,因为千禧代中许多人都有全球化的教育背景,不缺乏全球视野和网络,也有本土化的行动能力,这是他们的前辈无法企及的。

第二个理由,「武汉肺炎」的全球集体经验,会加速终结强人政治和老人政治。这不仅是因为这场危机来的太突然,令强人和老人政治难以应对,而且「武汉肺炎」危机导致罕见的全球经济和社会后果,对增强国际协调来应对危机带来了巨大的要求和压力,这当然对强人政治和老人政治非常不利。

第三个理由,就是这场危机对美国和中国的高层政治可能带来重大的积极影响。不难想像的是,「武汉肺炎」危机的发生,大大增加了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一个既没有特朗普、也没有习近平的美中关系时代的到来。虽然无法预见这个过程可能发生的各种巨大风险,但在上述两个因素的影响下,一个既没有特朗普、也没有习近平的美中关系,并不注定是灾难性的,而更可能因「武汉肺炎」危机的动员效果,成为积极和建设性的。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