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國的「冷內戰」與中國的「冷文革」

2019-04-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最近從網上聽了美國傳統基金會組織的一場活動,題目是「美國的『冷內戰』」。我驚訝地發現,美國右派知識份子對當前美國的局勢竟如此悲觀,以至得出了美國正處於「冷內戰」狀態的結論。儘管我對此結論還有疑問,但「冷內戰」的說法,啟發我對當前中國的狀況得出了「冷文革」的概括。

習近平是否會再搞一次「文革」,一直都是中國人議論的話題。但我過去認為,習近平搞不了毛澤東那樣的文革,因為他根本不敢去發動群眾「造反」,本質上,習不是一個「造反派」,而是地地道道的「保皇派」。但是,習近平要學毛澤東那樣操控底層「群眾」打擊和壓制文化和知識精英,則是不錯的。不過在這方面,他雖有很多努力,包括全面控制媒體,實現「黨媒姓黨」,仍不能完全如願。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不屈地發出反抗的聲音,而習近平在大學的黨羽,卻不敢把事「做絕」。

最近不同了,以清華大學停職調查許章潤為信號,習近平對敢言的自由派知識份子,終於全面出手。為甚麼會有這個變化?你可以解讀為習更為恐懼和緊張,但「學習強國」軟件的出現,讓我有了另一層解讀,那就是習現在有了對基層黨組織實行全面控制的最新技術手段,因此不怕對自由派知識份子的圍剿引發反彈。也就是說,習近平認為最新的技術手段已經令他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局面。通過「學習強國」軟件全面操控基層的思想和輿論空間,習正式開啟了中國的「冷文革」時代。

美國的「冷內戰」和中國的「冷文革」,對未來兩國的政治發展和霸權爭奪意味著甚麼?比如說,「冷內戰」和「冷文革」,究竟是增加還是減少兩國「熱衝突」的風險?現在完全無法做出系統判斷。可以肯定的是,兩個大國都面臨著全面的政治秩序危機,都試圖從傳統中尋找一種整體性的反應模式來應對這種系統性危機,同時,兩國又都害怕大規模政治暴力帶來的巨大代價。一個「冷」字,可傳神地表達對歷史慘劇「心有餘悸」。

美中兩國的精英現在都明白,無論內戰外戰,誰也不想真打,但並不意味著一定打不起來,也不意味「必有一戰」。最看不清楚的,就是避免大規模戰亂的鑰匙究竟是甚麼?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減少大規模暴力的關鍵,究竟在哪一方?是不是因為美國民主,中國極權,主要風險就一定來自中國?

這些問題的答案,既要看美國的「冷內戰」如何發展,也要看中國的「冷文革」如何發展。我注意到奧巴馬最近對新生代左派的批評,暗示左派能不能包容,是美國未來的關鍵所在。這是有道理的,因為民主政治擋不住新人湧現,怕就怕新人來不及成熟。

中國的「冷文革」,也給習近平提拔新人搭了一個梯子,如同毛的文革給「造反派」搭了梯子一樣。當年的情況是,這些政治新人的火速上升,加劇了毛的政治孤立,促成了廣泛的「反文革聯盟」,從失意知青到落魄高干,以及紅黑皆有的「五類份子」,都成了後來「改革開放」的動力。我不敢斷言「冷文革」一定會導致同樣結果,因為「冷文革」的環境遠比當年開放,精英有很多選擇。不過,信息開放環境下的「冷文革」,能催化更多人獨立思考和學習,有助於激發中國人最缺乏的政治想像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