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當富國強兵已不再是夢——「五四」百年有感

2019-04-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我相信百年前參與「五四」運動的學生都不會想到的是,當中國終於強大的時候,人民卻更不自由了。當時的理解是,西方列強因人民自由而強大,中國則因民智未開、民權不舉而遭受列強凌辱。但今天中國知識人面對的現實就是,當富國強兵已不再是夢想,中國人卻不再享有曾經享有的政治權利,青年學子更是在專制淫威下,普遍失去抗爭勇氣(至少表面如此)。最具諷刺意義的莫過於這個事實,今天壓迫性的政治秩序,很大程度正是百年前積極參與反抗的那代知識人中的不少幹才,以巨大熱情和犧牲打造出來的。

反抗者成為壓迫者雖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但在現代世界史中,很少有哪個國家在建構現代國家的過程中,社會動員如此徹底,規模如此宏大,更不用說付出的生命和社會代價如此之慘重。替今日政治秩序辯護的人會說,這種種犧牲,包括今天中國人政治不自由,都是值得的,因為中國空前強大了。但現實是,今日中國的知識人不僅要硬著頭皮去聽獨裁者隔三差五發布的所謂「金句」,而且,還要準備去承受獨裁者與自由世界對抗帶來的巨大風險和後果。這是當年參與「五四」運動的學子們絕難想像的。

百年前的中國究竟是甚麼樣?這其實是今日紀念「五四」百年的時候非常值得去了解和體會的一個重要問題。我現在的理解是,當時的中國固然有積貧積弱的一面,但其實也有現代工商業和現代市民社會蓬勃發展的一面,否則,「五四」運動根本搞不起來。「五四」時代的中國,不僅是政治相當自由的中國,也是社會充滿活力的中國。中國不僅在文化、教育方面發展迅速,在地方自治和社會自治方面的進步也非常可觀。但中國的文化和知識精英,卻有一種與中國經濟和社會的實際進步很不協調的焦慮感和危機感。這種焦慮和危機感帶來的極其嚴重的後果,就是把中國引上了一條代價極為高昂的激進之路。

由於國共兩黨創始人(多是當時青壯的文化知識人),在把中國引到這條激進道路上都有逃脫不掉的責任,中國史家要重新解讀現代史遭遇的政治困難非常大。我們今天紀念「五四」百年不得不面對的一大遺憾,就是當代人對「五四」後中國現代化關鍵的一段歷史,既搞不清楚,更沒有能力深入解讀。具體表現,就是中國主流知識人有意無意回避深入探討一些重要的問題:「五四」後的中國有沒有機會避免走上激進道路?是甚麼樣的歷史和文化原因,令中國沒有做出更理智的選擇?

實現富國強兵的中國,正在迎來「文明衝突」的挑戰。沒有深入解讀歷史的能力,意味著中國對未來會再度缺乏理智選擇的能力。當權者已經擺出了不惜與美國全面對抗和打仗的姿態,刺激美國把中國視為21世紀最危險的對手。就在上周,美國的「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對未來的美中關係,發出了嚴重警告。

「五四」百年,當年的燕大早已不存,校園也被佔;借庚子賠款創建的清華大學,日前竟把國學大師王國維墓碑封起來,警示學生不得發揚自由和獨立的精神。還好,高壓之下,香港、北京都有知識人的思想和精神領袖奮起抗議當局的不義。現場聲威雖不及當年的「五四」,但網絡所及,四海均有志同者回應。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