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罢韩」成功与中国政治文化的挑战

2020-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如何解读「罢韩」高票成功?这个问题是台湾政治评论家正在热烈争论的问题。最简单的解读,就是高雄人表达了他们对「政治负心汉」的强烈不满,这当然是完全符合事实的。但国民党,尤其是韩国瑜本人和众多「韩粉」显然不接受。他们认为是蔡英文和民进党利用执政优势来「运作」,起了决定性作用。反驳的人则认为,蔡英文其实很不情愿地在最后时刻才做出支持「罢韩」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在政治上对蔡英文本人并不利,因为让人感到她不厚道,有违「穷寇莫追」之古训。

那为甚么蔡英文还是要同意「民进党」支持「罢韩」呢?简单的解释就是,民进党判断「罢韩」若失败,会非常不利。但也有一种更复杂的解读,那就是蔡英文更害怕民进党失去台湾年轻一代在未来选举中的支持,因为这次「罢韩」的主力其实是所谓「自然独」的台湾年轻人。「罢韩」若没有民进党支持,也很可能成功,但民进党若因蔡英文爱惜羽毛而既增大「罢韩」失败的风险,又疏离青年选民,太不合算。

作为台湾政治的局外人,我其实并不关心哪一种解释更「政治正确」,但我关心的是「罢韩」以这种方式「大获成功」,对未来两岸政治和中国大陆政治的影响究竟是甚么?我与台湾的一些观察家的共同忧虑就是,这次「罢韩」运动会不会成为点燃台湾「仇恨政治」的导火索?而韩国瑜会不会成为中共在大陆煽动「仇恨政治」的得力代理人?中共直接操控的媒体在「罢韩」投票前夕,高调「挺韩」,不能不增加这种忧虑。虽然中共过去与韩国瑜没有太多瓜葛,但在韩证明自己比国民党大佬们更有号召力之后,中共曾为助力韩国瑜胜选投入了大量资源,并一度产生很大希望。虽然后来韩国瑜输给了蔡英文,但他在台湾蓝营中的影响力仍无对手。韩国瑜是不是有可能在饱受羞辱之后,甘心做中共在台湾的代理人?从他在罢免前后的言行来看,很难排除这种可能。

从中国政治文化的角度,有两个相互关联的因素有助于「罢韩」成功点燃「仇恨政治」,一个就是「政治大一统」的价值观,另一个就是「成王败寇」的集体记忆。无须讳言,台湾蓝营多偏好「政治大一统」,他们未必喜欢中共,更未必反民主,但很难接受台独。但是,「成王败寇」是「政治大一统」的权力游戏难以摆脱的逻辑。没有对下台后被羞辱的巨大恐惧,恐怕当年邓小平也未必会下令坦克开进北京城。习近平本以为有足够的资源支持他当权二、三十年,却没想到他让武肺病毒扩散全球,让自己陷入今天走投无路的绝境。

无人能预测习近平将以甚么方式下台,但我希望,在不久的未来,他能以一种比较理性、或比较「文明」的方式交出权力。在「后韩国瑜」时代,如果台湾的各种政治力量不给「仇恨政治」机会,将有助于增加这种机会。我对此寄希望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看到台湾的青年一代是向前看的,他们对老一代的恩怨不感兴趣,而更看重未来的机会和选择。如果「罢韩」后的台湾政治能证明这一点,将给大陆青年以很大启示。今日中国不是没有机会、更不是没有选择,真正的危险,是大陆青年像老一代人那样,再次被「政治大一统」和「仇恨政治」所绑架。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