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陷入空前危機

2019-06-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百餘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送中」惡法,是習近平陷入空前危機的一個最新發展。這一發展不僅給習近平的危機帶來新的變數,而且令香港成為外界觀察中共高層權力博弈和美中博弈更加重要的窗口。因為香港「遣返法」的重要背景之一,就是習近平害怕與海外勾結的權貴集團正在把香港變成反對他的重要基地,更不用說,強化對香港的控制對美中貨幣戰、金融戰的戰略意義。

不過,我判斷習近平陷入空前危機最重要的依據,並非香港「反送中」運動獲得強勁勢頭,而是習近平最近在俄國對特朗普發出令人意外的「示好」喊話。這個講話不僅與他此行「聯俄制美」的初衷不協調,也與國內全面煽動反美的極端宣傳極不協調。習近平為甚麼要在G20大阪峰會前以這樣公開的方式,而不是以私下的方式對特朗普示好?我認為他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極為不利,非公開向特朗普示好,不能達到求助於特朗普的目的,儘管這樣做他可能付出不小的政治代價。

當然,習近平陷入空前危機最重大的原因,是他決定收回對特朗普的承諾,致使中美貿易談判失敗,這不僅帶來美中衝突進一步升級的風險,更重要的是,加劇了中國經濟下滑完全失控的風險。那麼,習近平為甚麼要收回對特朗普的承諾?有消息說,習近平的對手抓住了他對特朗普的有些重大承諾公布出來會對習不利這個問題,迫使習陷入兩難的困境:或者對美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或者承擔簽「賣國條約」的政治後果。權衡之下,習近平選擇了前者。習的這個選擇一方面加大了與美國對抗的風險,但同時也把自己的對手逼上了與美國對抗的第一線。這有點像當年慈禧面對義和團的壓力,從支持李鴻章轉向支持守舊的強硬派。這個選擇的政治邏輯就是,如果強硬派把事情搞砸了,那首先承擔政治後果的就是主戰派。

但特朗普對習近平「悔棋」的反應之強硬,很可能超出了習近平的預期,這就讓習近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畢竟習的地位沒有當年慈禧那麼穩固,中國經濟如果在美國的壓力下真的出了大問題,主戰派固然逃不脫責任,但習近平下台的可能性也會大增。我以為正因為認識到了這一點,習近平現在會有很強的意願,與特朗普盡快達成某種交易,穩住大局,避免美中衝突走向全面失控。

但習近平面臨的問題,不僅是特朗普現在是否還願意幫他的忙,習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即使特朗普願意幫他,是否還有能力幫他。我的判斷是,特朗普從自己的政治利益出發,願意與習達成一個臨時性的妥協,同時兩人也都認識到,此時再追求一個比較長期化的貿易協議,已不現實。特朗普應該看到,習近平在國內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要他至少到明年美國大選後再考慮與美國達成長期協議;而另一方面,即使特朗普深信自己會連任,他也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將來代表中國與自己打交道的,還會不會是習近平?

這個問題,恰恰正是習近平現在陷入的危機之關鍵所在,那就是經過這次美中貿易談判的挫折,回顧七年來習執政的種種表現,再加上對習近平身體狀況的各種猜測,海內外的各種政治勢力其實都開始提出同樣的問題,那就是他們是否還應該繼續假定,習近平的地位是不可動搖的?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