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對抗的重要拐點

2019-07-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特朗普與習近平在大阪G20會議期間舉世矚目的峰會,是美中對抗的一個重要拐點。如果從峰會表面結果看,特朗普似乎對習近平做出了不少的讓步,重要讓步之一,就是不繼續加關稅,更重要的是,美國答應所謂「重啟」談判,也就是說,以前那個讓習近平的政治對手抓住把柄的「賣國文本」完全不作數了,因此也就沒有必要公開了,理論上一切都可以重新談。但是,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習近平在特朗普耳提面命的高壓下不得不來大阪見面本身,就說明他已經無牌可打,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在個人關係上盡量給足習近平面子。

在習近平無牌可打的情況下,特朗普為甚麼不選擇再加一把火呢?一種解釋就是他的高關稅策略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國內和國際阻力,對他競選連任不利。這雖然是一種合理的解釋,但在我看來並不是特朗普的最大關切。一個基本的事實就是,從美中對抗的大格局來看,特朗普的貿易戰已經取得比預期更大的勝利,這一點可以從美國已經獲得完全的戰略主動權看得非常清楚。不僅如此,美國方面通過貿易戰的最大收獲之一,就是對中國的內情,尤其是對中共,包括對習近平的弱點,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最容易犯的錯誤,或者說最危險的錯誤,就是「追窮寇」。因此,我對特朗普目前對付中國的基本方針之解讀,就是「窮寇勿追」。

無論對特朗普的個人利益,對美國利益,乃至對中國和世界的利益,這個方針都是正確的。為甚麼這樣說呢?了解中國的人都知道,中國國力變化的一大特點就是「其興也勃,其亡也忽」,這個特點與中國大一統的政治和社會秩序有非常大的關係。美國與中國對抗,最怕的就是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中國實力超過美國預判,結果是在對抗中導致美國遭到重挫;另一種則是,中國實力不僅被美國大大高估,更被中國統治者自己大大高估,交手結果是中國不堪一擊,帶來一敗塗地、殃及魚池的風險。我的判斷是,美中對抗目前正在發生的拐點就是,美國的主要顧慮,正在從以前面一種情況為主,轉變為以後面一種情況為主。特朗普對金正恩格外忍讓,背後也有這個因素。

這個判斷的基本依據就是,在這次貿易戰為形式的美中對抗中,中國高層的決策能力,習近平在黨內地位的穩固程度,以及中國經濟的「抗打擊能力」,都比許多人事前預料的要差很多。你可以說這是特朗普策略的高明所致,但隨著時間推延,更多人會看到中國政治、經濟和社會內瓤已爛的實情。因此,那些看不上特朗普的人現在也不能不承認的就是,沒有特朗普打貿易戰,恐怕美國對中國實情的這樣一個認知,要付出更長的時間和代價。

對於那些慣於一切皆必然的思維方式的人來說,特朗普的貢獻沒有太大意義,反正中國要崛起為世界第一,任何人都將阻擋不住,或者,反正中國遲早要崩潰,希拉里上台中國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但對於那些相信歷史是被創造出來的人來說,理解特朗普打開的新局面所包含的機會和風險,是當務之急。「窮寇勿追」這一古訓的真諦並非是所謂「見好就收」,而是告訴你,理解大勝,尤其是理解意外順利的勝利帶來的風險和機會,需要有一種自制力,也需要一段時間。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