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评练乙铮的文章

2021-07-06
Share
【梁京评论】评练乙铮的文章
粤语组制图

7月1日《纽约时报》发表练乙铮的文章,对海外华人时评人士的影响,大大超过了粤语读者的圈子。除了《纽时》的地位和时机这两个因素,文章影响大还有两个因素,第一就是提出了「中共还能活多久?」这个许多人都会想到的问题,第二个因素更重要,那就是练乙铮指出了中共长命是因为有比苏共更深的历史和文化根源,从而触及到了中国政治文化这个重大问题。

坦率地说,不少中国自由派的知识分子在话语空间比较大的时候,曾偏向回避中国政治文化这个问题,强调制度有优劣。这是出于认知还是策略,我看主要出于策略的考量。因为政治文化问题很难讲清楚,策略上对反共也不利。但事后来看,这样的策略对中国赢得自由可能不利。因为好的策略最终要依赖对文化资源的深刻理解和运用。回避中国政治文化的难题鼓励了制度决定论,而这种策略的失败则助长了文化宿命论。这是我对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批评。

制度与文化的关系是复杂的,文化只是影响国祚的主要内因之一。历史上,中国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隔绝,是几个主要朝代进入衰败期也能延续几十甚至百年的重要外因。练乙铮正确地指出,在当代科技的支持下,中共专制有可能延续多年,但这个判断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政权对世界秩序的稳定并不构成严重威胁,这恰恰是习近平定于一尊给世界带来的严峻挑战。

换言之,西方文明即使是在相对实力最强的时候,都不敢轻言征服中国,因为他们明白驾驭这个庞然大物很可能是自杀。但现在西方及其盟国的判断是,有现代技术支持的中共政权,无论是对外扩张还是酿成内乱,都会给世界秩序带来不可接受的威胁。因此,皇权文化对延续政治专制再有利,也未必意味著中共能再混几十年,而比中共还能活多久更有意义的问题,其实是如何能减少中共政权给整个世界带来的伤害。说实话,如果中共伤害的仅仅是中国人,就像计划生育政策一样,世界很可能继续睁一眼闭一眼,但此次全球大疫有可能证明,这种可能性已不复存在。

按照这个逻辑,为了自身的利益和世界稳定,西方领导人和有识之士,并非如练乙铮所言,寄希望于中共的解体。事实上,西方领导人从围堵红色中国转而支持中共改革开放,理由之一就是他们听懂了邓小平回应美国议员要求中共开放移民时的弦外之音,那就是中共政权的解体,可能是所有人的灾难。问题是,西方现在发现,绥靖政策的结果可能是把绞死自己的绳索也卖给了中共。因此,我对练乙铮警告西方不要寄希望于中共解体,感到莫名其妙。

我认为他把几个不同层次的问题混淆起来了。由于历史造成的文化差异,中国文明与西方和其他文明的冲突会长期存在,这会成为支持中共长命的一个因素,但即使没有中共,文明冲突也可能导致世界严重失序甚至灭顶之灾。但是,不能因此就把中共与中国等同起来,也不能把习近平和中共甚至和中国等同起来。现在世界和中国乃至中共政权,面临的紧迫威胁不是西方要解体中共政权,而是习近平为了自己的春秋大梦,不惜我将无我,不惜让中国文明与人类文明同归于尽,当然也就更不惜在和美国以及西方的对决中,导致中共政权灾难性的解体。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