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政治僵局的风险和可能出路(之一)

2018-08-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面对来自党内高层的挑战,习近平并未改变出访日程,回国后又立即做出大权在握的姿态,说明中国高层的权力博弈很可能会陷入难以摆脱的僵局。直接原因,可以解释为习和他的挑战者都没有力量把对手搞掉,但我以为更深层的原因,恐怕是无论哪一方使用「非常手段」把对方搞掉,都没有信心独自面对经济和社会危机的严峻挑战。对习来说,情况更是如此,因为他应有更好的机会,让挑战他的势力「失去反抗能力」。换句话说,习要是有能力应对中国的危机,党内的反习势力绝不会有机会,而反习势力若真有能力和信心应对中国危机的挑战,也不至于让习近平把这么多好牌打光也不出手制止他。

中国高层政治的僵局若久拖不决,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一般人比较容易关注的是近忧,也就是关注经济和金融危机的爆发,其实中国社会危机爆发的风险之大,并不亚于经济危机。由于中共当局对敏感问题报道的限制,这两大危机相互强化带来的巨大风险,一直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关注。

最近,一篇《中国正式进入「娶妻难」时代!》的报道,让我有机会看到中国社会危机的严重和紧迫。根据这篇报道,贫富悬殊加上多年新生人口性比例严重失衡,正在导致中国青年和中年男性出现数以千万计的「光棍」。事实上的一夫多妻伴随大量男性被迫单身这一民族噩梦,正在中国变为现实。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21世纪的中国再次出现百馀年前的「义和团」那样的灾难,不是甚么难以想像的事情。

习近平虽然有「梁家河」插队的经历,但其实他从未去掉「高干子弟」高高在上的特权感。他把插队经历当作政治资本,却和他在党内权力斗争的对手江泽民、曾庆红一样,完全没有解决中国农民和农村问题的能力。也就是说,中共高层政治僵局难以打破的一个内在原因,就是当前对垒的两个主要阵营,都不反映四十年来社会巨大的变化,不代表新生的社会力量。习近平代表五十年代出生的「红二代」,尤其是代表那些缺乏系统教育、又与平民格格不入的「大院子弟」和「军干子弟」,在知识和社会人格方面都存在致命缺陷;江泽民、曾庆红代表的势力可能在学历和社会经验方面要强一些,但他们不仅年迈衰老,而且许多主要干将都遭到清洗。也就是说,无论哪一方侥幸打破僵局,都没有能力推动真正的社会变革,而高层政治僵局的拖延,将不可避免地令中国各种问题,尤其是农村和农民问题更严重。

总之,仅靠中共内部的领导力资源,彻底打破这个僵局很难,因为中共总体上已没有甚么政治家的人才资源,这既是腐败之风所致,更是多年逆向淘汰的结果。

不过,从全球来看,严重的政治领导力危机并非中国独有,这一轮全球化以及技术革命,颠覆了旧的政治游戏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传统政治家一个个被政治素人取代,特朗普是最突出的例子,巴基斯坦的新总理,则是最近一例。这个现象让我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中共之外,中国是否存在可用的政治领导力资源帮助中国渡过难关?我将在下次评论中讨论这个问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