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对特朗普和习近平同时陷入困境的思考

2018-08-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虽然政治体制和文化背景完全不同,但特朗普和习近平这两位政治强人最近却陷入了颇为相似的困境:他们以被羞辱的方式失去最高权位的风险在急剧上升。本来就不喜欢他们的人固然会因此而高兴,但所有人都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美中两个大国的领导人同时陷入权位不保的困境,对这个世界、对自己意味著甚麽样的风险?

美国民众似乎对特朗普遭遇巨大麻烦不怎麽担忧,这可以从上周股市再创新高得到支持。但美国精英对特朗普的忧虑却有增无减。刺激这种忧虑的最新事件,就是特朗普的政治仇敌、参议员麦凯恩因病于上周六(25日)去世,特朗普不仅无视惯例,拒绝以总统身份对逝者生前效力国家表达敬意,更不惜犯众怒,下令白宫早早结束降半旗致哀(在舆论压力下,白宫又再次降半旗)。他的这种行为,令政治对手极度反感,也令支持者无从辩护。

虽然特朗普的「基本盘」不至于因此而缩小,但我相信,人们不难从这种行为中,看到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上升,生出的困兽犹斗的危险情绪。对于执掌大国最高权力的人来说,这种情绪不仅有可能带来「瘸鸭效应」,还可能带来「狂人效应」,也就是类似希特勒不惜让整个德国为自己殉葬的疯狂决策。

一般人都相信,美国的民主制度,虽然无法避免「瘸鸭效应」,但不大可能产生「狂人效应」,而中国的专制制度,尤其是没有任期限制的政治独裁,似乎不容易有「瘸鸭效应」,却会有「狂人效应」。现在看到的是,由于特朗普和习近平同时陷入权位可能不保的困境,有可能把两种危机效应联通起来。

具体说,就是习近平难以软化特朗普对中国强硬的「贸易战」立场,正试图用朝核危机这张牌来加剧特朗普的政治困境,也就是利用「瘸鸭效应」来反制特朗普。习近平的潜台词就是,你特朗普要是不同意在贸易问题上对我做出让步,我习近平就要让金正恩在朝核问题上与你为难,减少你连任的机会。习近平的这个策略,也是用独裁者的「狂人效应」来向美国施压。

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都不认为习近平反制特朗普的这个策略会成功。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著「强人治国」给中美两国以及两国关系带来的巨大风险就不存在了。今天美国和中国同时出现的「强人治国」现象,本身是两国内部和全球秩序深刻危机的产物,这一点很多人都认识到了,我们现在看到,那种寄希望于「强人治国」来化解危机的想法,也在面临挑战:强人治国打破了旧秩序的利益格局,为新秩序创造了机会,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这恐怕是我们永远改变不了的历史逻辑。

强人治国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风险或代价?这是很多人都在想,却无人能回答的问题。有这样两个因素有可能让我们不至于太悲观。第一,主导全球秩序的美国,其体制和社会对特朗普的制约是有效的。特朗普最近的困境证明,美国法治没有出大问题,法治精神依然健在,这就意味著美国民主虽然面临危机,但法治可望保障未来改革的成功。第二,现代发达的社交媒体环境,虽然对民主政治带来了新的挑战,但也能增加风险的透明度,制约了强人政治的「狂人效应」,这在缺乏法治和民主的中国,可能更加重要。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